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温暖你的岁月 作者:临易水12138(12)

时间:2019-05-14 19:54 标签:
谢老大,想不到这回你都回来了。 开完会后谢旭东在外面绕了一圈,果然张有信还在屋里等着他。我回来当然有我的用意。倒是你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成熟了。 我这可是能听出你是在讽刺我。 哈哈哈被拆穿后谢旭东脸上也没
  ‘谢老大,想不到这回你都回来了。’ 开完会后谢旭东在外面绕了一圈,果然张有信还在屋里等着他。‘我回来当然有我的用意。倒是你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成熟了。’ ‘我这可是能听出你是在讽刺我。’ ‘哈哈哈’被拆穿后谢旭东脸上也没有半分尴尬。这些本就在他计划之中。‘那谢老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现在你可是老大,不能事事在问我了。’ ‘是’刚说完他觉的不对又不好意思的笑了,‘日本人进来后大肆开采大同的煤矿资源,现如今基本就是以人换煤的状态,而且在藤井来了之后城里后总是在招人说是矿上招人,而且进去要进行检查,检查没问题就可以去了。’ ‘有什么要求?’谢旭东插了一句嘴。‘没什么要求,就是要年轻人,越是年轻力壮的越能进去。’ ‘矿上哪能要得了这么多人?还是年轻的人。’谢旭东想着他们在干什么,忽然想起了在美国看到的一个电影‘人体实验?’ 听见谢旭东说的话,张有信没有懂什么意思,看着他等他继续往下说 ‘人体实验就是,他们把年轻力壮的人抓起来进行细菌或毒气的实验’看他还不明白又继续解释‘比如他发明了一种细菌,就是可以破坏人体健康系统的药,他门需要用活人来验证一下这种药有多大威力,甚至可能会对活人进行解剖。’前面的话他是听的迷迷糊糊但之后的解剖他可是听懂了,他硬生生打了个冷战。’那怎么办?‘  ’擒贼先擒王,就趁这回把藤井那孙子弄死。‘ ’可这样的话必会把山田推上前,万一他到时候倒打一耙怎么办?‘ ’那就想个办法让山田脱离关系,想什么办法呢!‘他敲着额头,张有信暗想,想办法的事还是你做吧!我到时候执行命令就行。想着他就笑了,看他笑得一脸女干诈,张有信知道他必是想出了好的办法,头一歪等他说。哪知他没提这回事,张口提了另外一件事’陆家那两兄弟很是不错,你可以想办法把他们吸入组织。‘ ’恩,啊?‘张有信先是习惯- xing -的一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另一回事。’他们是很好,可我觉的还是别拉他们下水了,兵荒马乱的,就让他们安安生生的过生活吧!‘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如今国家危难,人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怎么能独善其身?再说他的头脑简直不可多得。‘ ’好吧!我尽力‘
  陆子余一夜翻来覆去,到了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最后醒来的时候已将近中午。他绕了一圈没看见陆玉琪,昨天晚上他也想好了,和他好好谈谈,不管他怎么说。‘东哥’看见谢旭东走过来,他拦住了他问到‘东哥,陆玉琪呢?我找他有事。’ ’他?‘谢旭东一挑眉毛,不可置信得看着他,说到’他走了。‘走了?去哪了?去找山田了。  啊?可我。。。  谢旭东没说话,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肩膀,走了。有时候就是这样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世间哪有那么多机会让你重来。回想起以前,不管是自己任- xing -还是因为什么两人吵架,都是他来讲和,和自己来道歉,哪怕他并没有错。久而久之,自己竟是一点也不在乎他是不是也生气,他是不是也会难过,这些事一旦成为了一种习惯他竟然也习以为常了。自己又不是不知道陆玉琪是何等骄傲之人,可就是这样就这样一次一次的对自己低着头,道着歉,害怕他的不原谅。想必昨晚他一定是找自己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可自己就那样把他拒之门外。他心里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回房坐了一会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起身出门来到陆玉琪的房间。果然不出他所料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陆子余亲启。唉!他长叹一声。
  “山田君。” ‘临川’刚下船就看见了下面等着的山田,他高兴的跑了过去,前面有人伸手要接他的行李箱,他直接把行李箱扔给那个人,步子也没有停,跑到了山田旁边。这时他才发现山田旁边站了个人。他一挑眉“山田君,这位是?  他是我的同事,藤井。  藤井君,你好。  他伸出手,藤井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笑着伸出手握了上去说到,你不记得我了?临川君。陆玉琪心中一紧,根据自己调查临川和这个藤井并没有什么交集,山田也没有对自己说起过。但他面上并没有什么表现笑到,有吗?藤井君,这些年我一直在美国,你一直在中国,我们会见面吗?  听见他的回答,藤井大笑起来,也是你肯定记不得我了!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是吗?那还是怪我记- xing -不好了。陆玉琪心里暗骂,你杂不说你上辈子见过他。藤井君,你这就是强人所难了。让个刚出生的孩子记得你。  哈哈,也对。走吧!叔叔今天为你接风洗尘。说着就率先走到了前面。  走,临川咱们今天狠狠吃他。(日)说着拉着他,跟在藤井身后。陆玉琪暗暗擦了一下背后冷汗,想到了刚刚藤井起疑心的原因,在西方长辈晚辈见面多是接吻礼,即使是伸手礼,长辈晚辈之间也应该是长辈先出手,晚辈在出手的。而临川多是在美国,日本生活不可能不知道。幸亏刚刚没顺着他的话说,应该打消了他一部分疑心,看来这个藤井比想象中难对付。山田一手扶在了他背上示意他无妨。他不经意间躲开了山田的手,自己心里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
  陆子余偷偷的跑到回了大同,此时陆家门前已经被贴了封条,外人进不去。院内早已破败。没有了往日的喧哗,他站在远处看着,仔细一看,他们家周围或多或少有不少眼线,此时都装作小摊贩一般,眼神不时的看向周围经过的人。陆子余想怎么才能不让他们怀疑又合情合理的引起他们的注意。不一会他就换了一身衣服,头上带着圆顶礼帽,嘴边贴了一个小胡子,还拄着一个拐杖,脸上带着墨镜,走路完全是暴发户的样子。这样一弄不仔细看还真是轻易分辨不出来。他一步三晃的经过了家门口,眼睛并没有朝门口看一眼。走远之后,他拐了个弯走进了另一条路,这条路没走多久,他就来到了家里的后门。抬眼一看,想不到后门也是有人在守着。他换个方向,前门后门都有人,侧边没有门,也种是没有人守着了。他一个翻身进了院内。看着家中一片破败,他鼻子一酸,差点就惹不住。他稳了稳情绪仔细一看家中。外面都有人在守着,但家里的房门都是打开的,明眼人一看这就是故意让人进去。即使这样他也还是装模作样的左右看了一番,确定没人,才走进了屋子。进了屋子他像是找什么东西似的,找了一会,最后找到了。确定东西没有被别人动过,后藏在了自己身上,把动乱了的屋子又收拾好了。最后又原路跳出了院子。刚站稳,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喝‘谁?’可自己并没有发出声音,不确定是不是发现了自己。他抬眼一看前面不远有个人探头探脑的跑着一看就不是好人。他把自己藏好了。带这个人跑到自己跟前,他一抬手把他拉倒一边,另只手捂住了他的嘴,看清了这个人,他一脸惊讶‘李哥?’ 听远处的人就要过来,他拉着李哥跑向另外一边。跑出了后街,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才放开了李哥。他一把扯掉胡子,摘下了帽子说到‘李哥,是我呀!你怎么在那儿?咱们家中还有谁在?’ ‘小少爷?’他看见眼前之人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小少爷,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不告诉你的吗?你煤被发现吧?’ 看着眼前之人惺惺作态,他差点笑了出来,好在他自制力强忍住了。他要演戏,自己就陪着他演。‘李哥,怎么回事?我听到消息就赶回来了,我道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叫李哥的开始声泪俱下的诉说当天发生的事。要不是自己提前知道恐怕就会信了他说的。‘对了!小少爷,你怎么回来了?’ ‘山田动咱们陆家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他想要咱们家的一个东西,但我爹一直不给他,我想这回肯定是软的不行来硬的了!’ ‘什么东西?’ 头一次听这样的说法,他还真不知道。‘是咱们大同的煤层分布图,有了这个图他们日本人就能更好的开采煤了。’反正谅他也不知道,陆子余就是信口开河的胡扯。‘这个图分别保存在陆家,何家,宋家,魏家中。可是是何家最先把这个图交给山田,,此后在山田威逼利诱下其他两家也交了出去,只有咱们家没有给,所以他肯定是要弄咱们家的。’ 听了这话李哥一脸相信的点了点头。又接着问到‘少爷,那你接下来要干什么?我可以帮你。’  ‘真的吗?你不怕受牵连?’ ‘少爷,你这说的哪的话,当初要不是你们一家收留我恐怕我是早就被冻死了的,如今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辞。’ ‘李哥,我现在可只剩你一个可靠的亲人了。’ 陆子余亦真亦假还挤出了几滴眼泪。‘对了,为什么咱们家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守着,还有你为什么会在外面?’ ‘山田放出话,说要抓尽陆家所有的人,所以就有那么多人守着。我总觉得少爷们会回来,所以我一直在附近守着,终于让我看见了。少爷。’说着他就准备要哭。陆子余急忙岔开话题。‘李哥,咱们先去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下,在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把。’ 听了这话李哥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站起来就要走‘少爷,你住在哪?行李拿过去了没?’ 陆子余装着没看出他的意图的样子,站了起来领着他来到自己住的客栈。进来房间后‘少爷,你现在就住在这种地方吗?太委屈你了。’  ‘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特殊时期总得特殊对待。现在谁还把我当少爷。对了,你在哪住着,要不要搬过来。’ 李哥脸色一慌。说到‘不用了,少爷,我现在就在外面游荡着,我替你吸引那些日本人得注意,咱们两人住一起太引人注目了。‘陆子余想了想,也是。那李哥,你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那什么少爷,天气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他也自动得忽略了外面高高挂着得太阳,别有所指得说到。可惜李哥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就走了。这个李哥是日本人进来后,来到他们家的,当初说是投奔亲戚过来的,结果来了之后发现家里亲戚都被日本人杀死了,现在他是无处可归。陆雄可怜他就把他收留了下来。让他在家中帮忙。陆玉琪在了解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之后就觉的不对劲。因为在事情的整个过程好像少了一个人的存在。而这个人就是对整个事的一个推进的人,这个人在对整件事的传话中刻意减少了自己的存在,但事情也连贯的起来。如果没猜错,这个推进事件发展的人就是日本人的女干细。陆玉琪最后的出这个结论。后来他们把家里的人一个个排除,才把目标锁在了这个李哥身上,来家中的时间巧合,原因更是牵强。今天他在家外面见到这个李哥,心中不由得佩服陆玉琪。那现在他利用这个女干细,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被日本人抓走。  果不其然,半夜房里冲进了一堆人,不由分说抓着他就要走。他象征- xing -的反抗了几下,就随着他们走了。他们刚走,他旁边的屋子的门就打开了。‘张队长,跟上去吗?’ ‘跟上去,小心点别被发现’ ‘是’ 说着话就出来好几个身穿黑衣的人,跟着前面行驶的车辆,夜色与他们的衣服溶为一体,很难看出。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