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温暖你的岁月 作者:临易水12138(14)

时间:2019-05-14 19:54 标签:
直到看见藤井彻底走远了他才一推门,进了他房间。刚进来就是一股血腥味。仔细一看,陆玉琪后背上被砍了一刀。虽不深但也血流不止。看见进来的是山田,他开口说到,藤井肯定是猜出来了。 别说话了。我先给你包扎。山
  直到看见藤井彻底走远了他才一推门,进了他房间。刚进来就是一股血腥味。仔细一看,陆玉琪后背上被砍了一刀。虽不深但也血流不止。看见进来的是山田,他开口说到,藤井肯定是猜出来了。  别说话了。我先给你包扎。山田说到。陆玉琪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说着,消息已经送出去了,但现在藤井肯定会换地方,所以事不宜迟,一定要他还没动手咱们就动手。我带过去两把□□到时候应该可以自保。  好,我都知道了,现在可以包扎了吗?自己的话对他一向没什么作用,他索- xing -听完了陆玉琪的话。最后才说到。陆玉琪想说不用。可受伤的位置自己不好处理,只能让他帮着处理。整个过程他的后背都是紧绷着的。直到上好了药他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抱歉啊!把你屋弄的这么乱”。  没事,我收拾一下就好。你晚上不方便,要不就在这睡吧!  没什么不方便的。还是不要打扰你了。说完他就走了。见陆玉琪神色不悦他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对于过去发生的他也改变不了,伤害是实实在在的,他只能去尽力的弥补。可陆玉琪身上就是有一种气质,那种两人哪怕做的次数在多,不属于自己就是不属于自己。因为他的心是永远在自己那儿的。他一直以为陆玉琪对谁都是那样,不过现在看来,是他自己一厢情愿,陆玉琪的心不在自己这只是单单因为他不会喜欢自己,无论他出现是早是晚。而陆子余哪怕他出现的在晚,他也会把心交给他吧!即使山田明白这些,他也分外的不甘心。
  你哭了?黑暗中山田无意中一伸手碰见了他都是泪水的脸。他没回答。疼?山田又问了一句,不过也知道对方不会告诉他疼不疼。他忽然就没了- xing -质,躺了下来,自己的心好像堵了什么东西。走吧!他一挥手,用被子蒙住头不在看他。舒心穿上了衣服,一下床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即便如此他也没发出什么声响安静的像一只猫。“心心,如果有机会,你会对我下手吗?”刚走到门口的舒心就听见这句话。“会”  没有任何犹豫,更没有问他要真话还是假话。就是这么的直接。说完就出去了。画面一转他就看见舒心拿着一把匕首捅进了他的心窝,眼神里是无比的坚定。
  山田猛的一睁眼,摸了下心口确定刚刚真的只是个梦。抬眼看去外面已经大亮。收拾好出去看了一眼陆玉琪还正在睡觉就没有叫醒他,自己吃了个饭就先去了司令处。
  山田刚走,藤井就来了,或者说是就是藤井看见了他走了才进来的。由于他是带着人进来的,家里的人不敢拦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去山田房里。意外的是山田的屋里并没有看见舒心。但到也不是一无所获,屋里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就是给他最好的答案。昨天被派去守陆雄他们人,虽然并没有抓住那个人,但也成功的伤到了他。藤井也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才走的。如今只要把这个假冒的临川抓起来,恐怕是谁都坐不住了。只不过他在哪睡着呢?藤井看了一圈,昨晚他家里没有出来过人,今天早上也是山田一人走的。想了一会,他转身出了房间走向旁边的屋子。
  藤井进屋的时候陆玉琪还在睡觉,被人吵醒的感觉是相当的不爽。他由于后背上有伤,昨天一夜就是趴着睡的,看见进来的藤井也早在他预料之中。‘干什么?(日)’ 他眼睛都没有睁开,嘴里也说不清话,问到。‘舒心?(中)’ 陆玉琪没有理他继续睡着。藤井一摆手,后面的两个人就要上前拽起他。感觉到睡觉受到了威胁,他伸出了一根手指,说到‘在睡一会,就一会。’ 藤井气急反笑。不就是想托到手下人通知山田,等山田回来吗?他示意那两人退下。自己上前在趴着睡的陆玉琪耳边说到‘别想他了,他怎么会为你这么个假冒品而出头呢?’(日)。陆玉琪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无奈的说到‘那我穿个衣服,好吗?’  ‘换吧!’藤井一摆手示意他换。见他没有出去的意思。他头一歪问到‘拜托你们出去一下,好吗?’ 藤井没有说话同样是歪着头笑着看他。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你的人都快把我们家围成铁桶了,我还能跑出去吗?’  他说的是实话,他也确实跑不出去,其实他昨天晚上要是不回来就不会有今天这事了,不过要是昨天晚上不回来就会把山田给托下水,对他们下一步的行动有万分不方便,所以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脑子里过了一下,就当机立断的回去了。也确实陆玉琪在怎么托也没等回来山田。毕竟司令处已经大半是在藤井的手里。被派去通知山田的小厮还没靠近就被赶到了一边,根本没机会接近山田。陆玉琪慢慢悠悠从房里出来的时候藤井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甚至想下一秒就冲进去把人拽出来。看见他走了出来,藤井身后的人没等他的命令直接就过去要拉着陆玉琪就走。看出他们的意图,陆玉琪赶紧一伸手制止到‘别别别,我自己能走。’ 藤井一扬头,那两个人退了下去。‘我说藤井你个孙子,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山田那孙子都没认出来。’ 坐到了车上之后,陆玉琪一脸正色的问到,颇有些学习的味道。藤井心里冷笑了一声,当我是瞎吗? ‘说实话,你们这个计划还真不咋地,你看看现在陆子余在我手里,你也在我手里了。这不是你们常说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吗?而且今天早上刚刚有消息大同西北部发现有逃窜的□□。要是我没发现,铁定就是我带着人去抓人去了,家中你们不就可以如鱼得水吗?’ 藤井说着话,手也没闲着直接按住了陆玉琪那只蠢蠢欲动的手,另只手过来拿走了他藏在身下的□□。‘心心,别把别人都当成傻子。’ ‘知道了。’见自己的唯一的机会都没有了,陆玉琪可是安静了下来。一路上也不在说话,看着窗外,不过即使车子拐了几个弯他都认出了这不是去司令处的路也不是去关陆子余他们地方的路。到了地方他发现此处简直平常的不能在平常,最起码现在看起来就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平房区,知道进去后他才发现不对,外面平常里面却简直不能太讲究,说讲究是因为里面的人都包裹的不能在严实,浑身上下只能看见眼睛,但眼睛处也带着厚厚的玻璃片。不过他也没有被带到里面,他也只是在一个外围看了一两眼,就被藤井带进了一间屋子,手和脚被牢牢的绑住了。陆玉琪倒是一点没担心自己的处境,一脸严肃的问着藤井‘他们不热吗?’ 藤井不知道他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知道?’ 陆玉琪点点头‘想,更想知道你把我弄到这干什么?难道你现在该做的不是拿我去问罪山田吗?’ ‘有道理,不过除此之外我更想让你尝个东西。你猜是什么?’ ‘我猜肯定不是吃的。’陆玉琪无奈的回答到,‘我可不可以选择不尝?’ ‘你说呢?’说着招了招手,门外进了个刚才他看见那种穿着的人,手里拿着一个针管,就要给他扎下去‘等等,等等,让我知道下这是什么好吧!’ 可这个人并没有听他的,或者说应该是听不懂中国话,一按他,一针管液体就给他输了进去。见东西输了进去,藤井示意那人离开。‘你不是一直很好奇这是干什么的吗?这就是拿你们支那人做人体实验的地方,寻找身强体壮的人,做一些在我们本国不能做的事。只要研究成功了就可以永运到战场上。到时候一劳永逸。你说那是件多好的事。’ 陆玉琪现在被注- she -完之后就觉的脑袋沉沉的,只看见藤井的嘴巴一动一动,完全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就是这样他也抬着头看着他装的一副听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不过你放心,你不一样,我不会把你送去做那么没品的实验,刚刚那个疫苗不出意外应该会让你的免疫功能底下,可能到最后会完全丧失。说是可能因为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你很幸运是第一个人实验的。’带他说完回过头发现陆玉琪早就不省人事了。他看了看时间,发现也不早了就出了门对还在外面的那人说到‘注意观察。’ ‘如果没作用还要继续吗?’ ‘这方面你比我在行,你看着办就好。’(日)说完就开车走了。
  山田是直到下午了才知道陆玉琪被抓走了,抓到哪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说陆雄被抓是要用其引出□□。那抓陆玉琪是为什么。得不到情况,就无法确定他的安全。单数在他得知消息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藤井。但是他却不在。想想也知道这会肯定在会陆玉琪。他按下心在他办公室等着他。藤井一开门就看见山田脸上满是惊讶“山田君,怎么有空到我这?”脸上是惊讶的神色可语气倒是很平淡的出奇。像是早就知道他在等着自己。他当然是知道山田在等自己,所以还故意的在外面逛了好久。‘你为什么把临川抓了?我要你现在就放了他。’ ‘临川?山田君你可真是大意,那个可不是你的临川,他可是几年前想要杀死你的舒心。我这么做可是在帮你呢!’ 听了这话山田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昨天陆玉琪他们两人就商量好了,不管如何山田是坚决不能承认自己知道他是假的。‘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他已经承认了!需不需要我替你杀了他?’ ‘我要见他,哪怕杀也要我自己动手,不需要你来费心。’  ‘看样子你是真的不知情。这样吧!大同西部出现□□的踪迹,你带人把他们围剿了,等你回来就把你的心心交给你处置,是杀是刮我都没意见。’  出现□□的踪迹也是他今天才知道的,不清楚为何藤井又把这件事扯了过来。他想了一下‘我要先见到他。’ 藤井当然不能让他见舒心了,哪怕等他回来迎接他的恐怕都是舒心的尸体。‘山田君,你现在可是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你去呢,我就把杀死他的机会留给你,不去我就自己动手。天黑之后你还没有出发我就要动手了。’ ‘好,我去。’山田一字一顿的说到。‘你说我不把陆雄父子换地方,你的心心有多少把握能救出他们呢?’藤井对着要走的山田说到。听了这话他没有说什么,身子顿了一下救走了。果不其然,山田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已经带上人出发了。夜里,藤井给他叔叔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此处的情况,就准备回家。‘将军,外面有一个人自称是您日本的朋友。’ 日本的朋友?是谁还能大半个日本的跑过来。‘他叫什么?’ ‘这个他没有说,他说让我和您说是您好久没见的好友,您就知道是谁了。’  听对方说的这么信誓旦旦他心里也没底了,万一真是好朋友自己不见可不是得罪了,自己的还好说万一是叔叔那边的人就更麻烦了。这么一想更是没把握了,‘那快把他请进来吧!’ ‘是。’ 他出去后藤井收拾了一下自己凌乱的书桌。刚坐好对方就推门进来了。‘藤井君,好久不见。’(日)来人倒是自然熟,进来后打了个招呼,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藤井盯着他看了两圈,把脑子里的人翻了个遍,也不记得自己从哪见过这个人。‘这位先生我们好像没有见过吧?’他试探的问了一句。‘现在不是见过了吗?’来人笑呵呵的说着,对着他一身手‘你好,我叫谢旭东。’ 对方这么说,藤井是确定了,这个人自己就没有见过。这大半夜过来恐怕来者不善。想着他笑着问到‘既然我们没见过,你为什么要说我们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呢?’他把那个老字咬的特别重。‘不这样,你怎么能见我呢?你不见我我怎么能杀了你呢?’ 说着谢旭东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顶着藤井的额头。一瞬间他的冷汗就留了下来,向来是他拿枪威胁别人,什么时候被人拿枪这样这样指着过。‘那看来□□的出现也是故意的?’藤井努力的说着话,拖延着时间。期待着外面人又或者是期待他的手。。。 ‘没错,很聪明。’ 藤井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继续说着‘那看来山田真的就是你们的人了?为什么?’ ‘为什么?你没必要知道了。’ 话音未落,一声枪响。藤井脑袋上出现了一个拳头般大的洞,子弹的冲击力带着他整个身体都向后倒去。眼里还透漏出丝毫的不甘,就差一点点了。他旁边抽屉拉出来了一半,;里面是一把上了膛的□□。‘将军’ 听见里面声音不对,门口的人一下子冲了进来,不过等待着他的是又一颗子弹,此时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没人想到藤井如今已经死了。谢旭东关上了门,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他学着藤井的语气说到‘司令处受到袭击,你们快回来。’ ‘那将军,难道不等救陆雄的人出现了吗?’‘是他重要,还是我重要?你们快回来。’ ‘是,将军。’挂了电话,他召集了众人赶回司令处。不远处的人看着他们远去,直到看不见了。一波人没有任何声响的出去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