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温暖你的岁月 作者:临易水12138(22)

时间:2019-05-14 19:54 标签:
哥,好像是那个人。 好像还真是。老王对着那个背影看了一会说到。回头一看,唉!老妹儿。 兄弟,叫完我大哥就想跑了? 怎么可能,我这不是先来给大哥探探路。陆玉琪是被这兄妹两人一左一右架进了一旁的饭店。落座之
  哥,好像是那个人。  好像还真是。老王对着那个背影看了一会说到。回头一看,唉!老妹儿。      兄弟,叫完我大哥就想跑了?  怎么可能,我这不是先来给大哥探探路。陆玉琪是被这兄妹两人一左一右架进了一旁的饭店。落座之后老王说,兄弟,今天你要是把我喝倒了,你打我妹坑我的事我就不计较了!说着一摆手两人面前就上来了两罐酒。陆玉琪一听喝酒?这?急忙双手摇摆到,大哥我喝酒不行的。再说我醉了样子可不好看。  咱们兄弟就用兄弟的方法解决,这样吧!你要是把我喝倒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快点别和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  看着已经举到眼前的酒,现在都已经骑虎难下,反正他的乖已经卖的够多了。接过酒杯说到,大哥嘴下留情。
  藤原君尸检报告出来了。那个房子里的尸体有一个确定了是临川君的。  闻言藤原甚是不可置信问到,临川怎么会突然跑出去?  是这样的我们的暗线看见好多天前临川曾在这个酒店里和这个女的见过面。说着把穆曲莲的照片递给了藤原。  他们说什么了?  不清楚两人说话声音低而且周围又比较吵,他怕离的太近被他发现。  对了!这个人曾经是临川的保镖,递上了赤芍的照片。他被抓之后按理说已经被杀死了可有人看见他在县里最大的那个酒楼里出现过。当时他和一个人见面不知道给了那个人什么东西。这是当时拍下的照片。   藤原看了一眼照片,没有发现什么,或者说这个人太会坐了。在角落里坐着被拍也只是拍到背影反倒是赤芍被拍的真真切切。但他心里就觉得这个人就是陆玉琪那个和临川长得一样的人。  查过这个酒楼吗?  没有,怕打草惊蛇。但他们的三楼是不对外开放的,说是内部人员居住。    那就不查了,宁可错杀不能漏杀。再说他们中国人不是一直相信灯下黑吗?藤原站起来看着地图,可地图上没有详细到一个酒楼哪怕在大。  夜里防火,派人包围住酒楼从前门出来的抓起来调查。从后门出来的一律- she -杀。  不对,藤原君我去过那个酒楼,没有后门,他们后面是一片树林。  那就把狙击手派出去埋伏在树林里。是。
  山田君,咱们家怎么今天外面突然多了这么多人?  是我家不是你家。山田无数次纠正他。管他呢!  他刚想去做吃的又一想不对,穿上衣服打开门看了一圈到旁边的店里买了一些东西又回到家中 。  那些人都是监视我的。山田说到。  监视你?你现在能对他有什么大的威胁。你都快卸职了。中田一脸无所谓。  不对你想我为什么是现在这样。  他怀疑你和他们有关系呗!中田随口一说,随即直起了身子。你是说他要对他们动手。  恩!那怎么办? 
  现在我是出不去,就算出去了酒楼那边估计也已经被监视了!你去吧!  我去?中田指着自己鼻子,我可不懂什么中文去了也没办法交流。  你带上这个去了装闹事的。把他们老板娘吸引出来,然后把这个字条递给她。说着就写完了一张字条递给了他。中田虽然苦着一张脸,但也还是接过去,可怜巴巴的说到,要是回不来。。。还没说完山田直接推了他一把打住了他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狗嘴吐不出象牙(中)  你说什么?中田问到,没什么夸你呢!  中田一脸不相信,你一说中国话就是骂我的。  这都被你发现了?看来更不能交你说了。山田尴尬的一笑。 
  老大,怎么了?老王看了一眼一旁皱着眉头捂着心口的陆玉琪。  不知道,突然心慌。说着看向了身后,什么也没有。午夜的街道空荡荡他们也是偷偷摸摸的赶路。  走吧!车来了。说着拐角处开来了一辆车。陆玉琪回过了神跟着他们上了车。上了车老王老神在在的说,老大,你不是心慌是心疼吧!刚分手都是这样,后来慢慢就好了。这世间的大老爷们能有几个没被那些娘们伤过的?  说谁娘们呢!坐在副驾驶的清萍听了这话一把扭在他哥的耳朵上。  陆玉琪摸着心口呆呆的说,原来被女子背叛也是这么难受?  
  老大,我上面把咱们一队人分到了大同。  老王一边说一边看陆玉琪的脸色。听了这话陆玉琪停下了砍材的动作,愣在那了。  见他不说话老王又说到,不是我说兄弟都已经五年了,咱们抗战都已经胜利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我在想咱们在朔州这面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派你回大同呢?  听他不是因为过去纠结老王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说到,还能是因为什么现在国共两党打的那么火热,我上面那些人哪能让我在这面享清福?   陆玉琪摇着头,这样还算好,可你想你现在的队伍也算不小了,可你又没什么军权。他们把你派到前面胜了,是他们的指派有功,败了,是你指挥不当。还能趁机缩减你的队伍。  那咱们就不去呗!老王说的轻松。  去吧!碰到软柿子捏碰到硬钉子就跑,反正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到时候还不是咱们怎么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  那好,我吩咐下去咱们过两天出发。恩!说着他又抡起了斧子。  你快省省吧!没见你砍完多少材火斧子倒是被你用坏好几个,真是不知道你是有力气还是没力气。  怎么和你老大说话呢?陆玉琪一把把斧子立在了墩子上抬头看他。  好,你是老大,你有理。老王转过身扶着额头,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小琪哥,我哥说要走了,让我问问你好了没。清萍门都没敲直接进来了。把陆玉琪吓了一大跳。你也不小了。都和你说了多少次进屋要敲门。  才不。我发现你要是说这话的时候就是在发呆。清萍盯着他言之凿凿。这都被你发现了?陆玉琪有些无语。  走吧!我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   哦!清萍应了一声。她眼光一飘,唉?小琪哥这个项链咋没见你戴过。陆玉琪眼光闪了闪,不戴了,烙的心口疼。听他这么说清萍知道他在说什么。没有继续问手一伸把项链递过去笑到,幸亏我看见了你忘了吧!  他看了两秒没有接推开门说到,就放在这吧!不需要了。  清萍看他的背影想了一下把项链放在自己兜里追了出来。
  一路无话。一行人走走停停差不多走了有将近一个礼拜才到的大同。“王老弟你可算来了!”  
  “赵老哥,这一路上可真是难走,实在是久等了!”老王给他拱着手说到。  赵永刚心里知道他是故意的,但也没有说破。也是对着他笑着一拱手。陆玉琪在车里坐着对清萍说,那个人咋一看就不像一个好人呢?  怎么了?清萍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的摸不着头脑,还把脑袋探了出来看了看。看见那人眼光往这面一漂,她又猛的把头缩了回来。  不知道,就是感觉。  清萍听了无语。这时看见老王和他们招手,他就没在说什么随着他的手势把车开了进去。“王老弟,现在正是我们和□□交战的关键时刻,真是一点都不能马虎” 赵永刚说完这话别有所意的看着王易。  这我当然知道,这我该干什么还是需要您的指挥不是吗?  哈哈哈,听见老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最近是颇有一些地下党活动繁多,甚至我们的组织里都有间谍。现在正是大力清扫的时候。要不然他们就太猖狂了!  赵哥说的对,你说该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陆玉琪经过他的门口听见他们的对话就一直在偷偷听着。□□?他忽然想起陆子余他们是不是还是在那里住着,是不是还要担心国党的搜查。    清萍,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可没跟你,我只是出去玩。  我出去有事做。陆玉琪实在是受不了了说到。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偷偷的去见他去了。见他没有答话,清萍一指头指在他脑袋上,你杂这么没出息?   我?没大没小。一边去。陆玉琪对她摆手驱赶着她。哪知清萍更是胳膊直接跨到他胳膊上说,我陪你去,我给你撑场面。  撑场面?  对呀!你说你见了他,他身边莺莺燕燕,妻妾成群的,搞不好孩子都打酱油了。那一对比你不寒酸?你说呢?  该说的你都说了,我还说什么?走吧!清萍一喜跟着他上了车。别和你哥说啊!车开半天陆玉琪突然说到。  懂。你不就是怕影响你在我哥心里的英武形象。  确实。陆玉琪扪心自问了一下。     
  大娘,这前些年是不是有一个酒楼。陆玉琪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一块地问着面前的一个大娘。  对呀!那酒楼可真是繁华呀!大娘一开口就有口若悬河之势。那现在哪去了?陆玉琪赶紧打断问到。差不多五年前吧!被一场大火给烧了。后来就一直关门。那场火可真是猛呀!旁边的铺子都给引燃了呢!  里面的人都跑出来了吗?  跑出了的没几个,大半夜的谁能想到着火呢!有多少人是睡着睡着就被烧死的。  那大娘,这后面不是有不小一片树林呢?也被烧了?   这到没有,是最近有个人说要重建一个酒楼要比以前的更大的,就把那片树林都给砍了!可惜了!那一片树林最起码都长了不少年呢!  清萍见他脸色不对把旁边还在说话的大娘打断了,多谢了,大娘。我们还有一些事,就不打扰你了。  哦哦!那姑娘我就先走了。你朋友还好吧!  他没事就是有点睹物思人。  芍哥哥。清萍叫到。  赤芍没理她。对着陆玉琪说,你还是知道了。  妈的。陆玉琪忽然就爆了一句粗口。妈的,妈的。   他们那么聪明的一群人,咋可能被一场火给烧死呢!  死了才好。说完陆玉琪不在看这一眼转身上车,见清萍还在原地,对她一嗓子,你还走不走?  清萍还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被吓的什么都不敢说赶紧上了车。赤芍也追着上了车。  老大,你回来了。今天吃什么啊?老王问着刚进门的。后面的赤芍对他一摆手,他到也识趣没在追问。怎么了?老王问着身后的两人。回到屋清萍对他说了今天的事。说完一捂嘴,完了,小琪哥不让我告诉你。看着身边的赤芍,哥他要是问你就说是他说的。说着指着赤芍。  老大和我说过他们间的一些事,老王没理清萍对赤芍说,我也觉得那群人那么聪明咋可能就被那场火给烧没了?  是呀!我调查过,那场火就是藤原那货为了逼他们现身的一场戏。后来日本人投降,被防的俘虏里也没有他们。藤原在牢里自溢前我曾问过他,他说他那会并没有把他们逮住。甚至很肯定他们是跑了!因为他在后面埋伏的狙击手全都死了。是被背后偷袭的。可问题是我就是查不到他们的踪迹。那会不会是他们换了名字?老王问。  除非是他们把名字和样貌全部都换了。  还没有别的可能吗?  有,他们是□□,我查不到。听到□□,老王想起早上老赵让他抓地下党的事。  □□。他自言自语。怎么了?赤芍没听清他说什么。  没什么。我要是见着这货肯定把他揍的他爹都不认识。   恩!我也支持。你揍完我揍。赤芍点着头同意到。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