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温暖你的岁月 作者:临易水12138(3)

时间:2019-05-14 19:54 标签:
三十六计都能看的这么入迷,怪不得这么厉害,小琪,你是把三十六计研究透了吧! 陆玉琪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不知他怎么的出的这个结论,也老老实实的说。我没看过。 没看过,那孙子兵法?罗织经?鬼谷子?将苑?六韬?
  ‘三十六计都能看的这么入迷,怪不得这么厉害,小琪,你是把三十六计研究透了吧!’
  陆玉琪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不知他怎么的出的这个结论,也老老实实的说。‘我没看过’。
  ‘没看过,那孙子兵法?罗织经?鬼谷子?将苑?六韬?’陆子余说一本书,就看见陆玉琪茫然的摇摇头。
  你这些书都没有看过。那你怎么那么厉害。知道那些人会把我们的车拦住。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找你的?
  都是平日里学的。这些书里是学不到的。
  那你教教我好不好。
  你学这些有什么用,你好好的读书,听你父亲的话就好了,。陆玉琪无奈的笑着,心里想果真是个小孩心思。
  怎么就没用,现在国家都朝不保夕,多学一点有什么不对,再说了你和我爹怎么说一样的话,平时的时候这也不用学,那也不用学的,有点事就嫌我这做的不对那做的不对。也不说说平时就没和我说过。
  陆玉琪听完这话沉默了一会,本该是个大少爷呀!其实也不难,把你的心思藏在心里,把你的笑挂在脸上,别让别人知道你在想什么,少说话,多观察。等你冷血冷心得时候自然就会了。
  像你现在这样的笑着?
  对。
  听了这话陆子余心中一堵。那我也要这样。。。提防你吗?
  为什么不呢?我现在只是走投无路,一旦有更好的机会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出卖你?而你或者你的家人一旦因为我而受到牵连我又怎么保证你不会出卖我。
  你为什么这么冷血?
  这个世道为了活下去有什么不能做的。
  那你一直都是这么累吗?没等陆玉琪接话,他就继续说,那你相信我好不好,无论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会保护你,不会出卖你,你相信我,我相信你。说着陆子余用力的抱住了陆玉琪。好不好?陆玉琪不习惯和人太近距离想睁开他的怀抱,奈何,陆子余抱的太紧了,竟然睁不开,良久他点了点头,一个好字低低的传进了陆子余耳朵。陆子余开心的笑了起来,一拉他的手‘走,咱们出去吃好吃的去。’刚要走,门却被推开了‘少爷,外面有人,在查票。’这次买船票,为了防止消息传播太快,在船上也对他实行检查。  所以船上是买了两个人的票,陆子余的,而陆玉琪是用小夏代替的.现在果然是有人来查,不管是不是朝着他来的,终归为了万一陆玉琪还是的藏起来。听见这话,陆玉琪像里屋的柜子里走了过去,陆子余和小夏在外面坐着,喝着茶。不一会变传来了敲门声。小夏起身去开门,门刚打开,门外的人就要往里闯,‘大胆,你知道这是谁的包间不?就敢往里闯?’门外之人一愣,看见了桌子前坐的人,态度也软了下来,‘陆小少爷,在下也是奉命查找杀人犯的,还请原谅。’语气是软里下来,不过要进来搜查的意思确实一直没有变得。说着往开一推小夏就走了进来。小夏还要在说什么,陆子余拦住了。‘那就麻烦当差大哥了,看能不能找出杀人犯。’这人也是个胆小之人,陆家谁敢惹,要不是上面有死命令,他也肯定不进来,变大体看了看。顺变要进里屋去看一圈,陆子余知道陆玉琪是在里屋藏的当然不能让他进去了,‘站住,里屋也要看吗?里面可都是私人物品。‘这。。。这上面的命令小人也没办法。’’‘你胆子还真不小。’陆子余挡在门前不让他进,那人看进不去,正准备要走,却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响,那人一回头,一把推开门口的陆子余,进去屋里。当然屋内什么也没有,那人环视一周,,变看见,柜子的一角漏出了个衣服的边,那人回头看了看陆子余冷笑了一下,猛的拉开衣柜。却见衣柜大大小小多多少少竟全是女子的一些物品,衣服,而露出来的衣服脚脚竟是女子肚兜。陆子余脸色一红,心中疑窦重生,陆玉琪哪里去了,房里也没个藏人的地方了。而这开门之人更是尴尬,急忙说到‘对不起了,陆公子。这这这’。‘还不快滚。’那人出了房间后,陆子余急忙回头找陆玉琪藏在哪里了,却见陆玉琪正在房内站着。‘你藏哪里了?’陆玉琪笑笑没有回答。陆子余知道他不愿意回答的时候就会不说话。就转里个问题‘我刚刚表现怎么样?’‘不怎么样?前期反应太激烈了,而后来又太轻易的放他离开了。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想?’‘心虚?’‘’恩!‘’‘那怎么办?’‘没事,那个人没这么多的心思。’‘那刚刚他都要走了,你干吗还故意把他引进来?’‘如果这次他没有查彻底,或者给他一些礼物,然后又没有查出来我,他上面的人下次怕是会更严的查。那样就不好藏了。’陆子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你刚刚藏哪了。’陆子余想趁他不注意敲出他的话,谁知他好像早有准备,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自己猜。’旁边的小夏听着他们的对话暗暗乍舌,佩服老爷的识人的厉害。果然之后的几次查人,总是草草的查一下他们这一间房。开船没多久,陆玉琪就开始了头晕眼花,饭也吃不进去,觉也睡不安稳。说简单点就是晕船,毕竟是第一次坐船,也一直是个旱鸭子。所以在船上的几天一直都是陆子余在陆玉琪床边照顾着,陆玉琪则昏昏沉沉什么也不知道。当陆子余扶着陆玉琪下了船,陆玉琪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下了船一行三人,进了一家旅店好好的休息了两天才又继续往学习方向走,陆玉琪会的是日语,陆子余则是什么外国语种都不会,更不要说小夏了。以至于三人在路上走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前进,正在陆玉琪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陆子余一拉他胳膊,‘小琪,小琪,你快看。’陆玉琪依言一回头,竟然看见一个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怪不得他那么兴奋。陆玉琪突然有些不高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陆玉琪看了他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走过去对他用日语,问起了路。那个人看见他的脸也是愣了一会。听见他们是找耶鲁大学的。很高信的给他们指着路,并且告诉他们自己也是耶鲁大学的。正好是一路的。看着陆玉琪脸上挂着的笑,陆子余是说不出的不高兴早知道不让他看了,结果他和人家聊那么高兴,自己什么也听不懂就跟在后面。陆玉琪是说不出的高兴,发自内心的笑,想不到刚来美国就看见了自己的正身,他在山田身边不久就看见过这个人和山田的合照,那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山田对他那样非他不可。看来以后可得和他好好相处,以后绝对会有用。一路无话,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学校。办理了入学手续。原来学校离他们住的地方也不远,只是两条街,只不过是不认识路,绕得有些远了。办理入学手续得是两个人,但他们现在是三个人,学校宿舍住不下,只能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以后有什么需要的也好活动。安排好了一切事,陆玉琪躺在床上刚闭上眼,就觉得床上有个东西滚来滚去,开眼一看,不知道陆子余发什么疯一个劲的往他身上凑,他往里面移了移。“有什么事”。陆子余撇撇嘴“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找你?小琪你别这么聪明好不好?”“不说我可睡觉了”“说说说,”陆玉琪已经移到了最里面,但是陆子余还是一个劲的往过凑,“我爹吧!他还给我报了个学校,军事学校,西点军校,你看我系胳膊细腿的,怎么能去让那些老怪物摧残?要不你帮我去上。”“和着我是粗皮厚肉了?”陆玉琪想一巴掌打下他“小琪,小琪你最好了。”“好”受不了男人撒娇,陆玉琪也是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下去,我要睡觉了。”“就这样睡吧!抱着暖和。”暖和?在中国到是冬天,可现在在美国可是夏天,他想一脚踢下他,但被抱的紧紧的,陆玉琪决定从军校出来一定先把他从床上踢下去,两人抱着也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山田大佐您醒了?’(日语)‘抓住人了吗?’这属下无能,城内该查的地方都查了,城外各个关口也设置了关卡。可这小子好像人间蒸发了,怎么都没有踪影。而且红苑楼也人去楼空了。
  山田想了一会,最近有没有出国的火车或是船只开走?当天夜里有一艘去美国的船。撤了吧!如果没猜错,他已经去了美国。不可能,那搜船我们的人可是里里外外搜了好几变。他要藏,你们就肯定搜不到。山田对他的能力还是相当有自信的。没说两句话山田已经块支持不下去了。那人看了出来,告辞后转身要走。走到一半想到了什么,‘对了,大佐,这是临川木子先生的来信。’‘恩,放在那里吧!’那人走后好久,山田才拿起信,拿了良久才打开看了起来。
  ‘红姐,山田的人好像撤走了。’红姐点了点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该回城还是去外面。‘红姐,外面有人找。’‘谁?’‘不知道,只是说要见你。’‘让他等一下。’红姐想了一下回了了绿阁。\'你好,这是陆先生托我交给你的。前几天查的紧一直没有机会送过来.\'‘’陆先生?‘红姐心想哪个陆先生。接过信一看。原来,他已经悄悄把这一伙人以后的路都安排好了。离开      城,他已经在相邻的一个城中开路一家店,她们去了之后,就足以安稳度过接下来的日子。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做山田的邻居是最安全的了。既然他都安排好了,那自己也要做些什么、想了一会。’小兄弟,你知道陆先生在美国哪里不?‘’不知道,不过我家老爷是知道的。‘’陆雄陆先生?‘
  陆雄刚从外面回来,‘先生,何家家主,宋家家主,魏家家主已经等您好久了。’这个时候他们怎么来了 。陆雄是刚刚把最小的儿子也送走了,处理完一大堆事,从外面见了红娟,替陆玉琪安排好了她们的一些事情。\'恩,我一会出去。\'陆雄收拾了一下,走了出去。‘陆老弟’看见陆雄出来,何勤最先开陆口‘现在山田那狗贼正是昏迷不醒的时候,咱们要不要。。。’他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完,可意思是在明确不过了。陆雄看着其他二人的脸色,这肯定是商量好了一起过来的。‘不可。’‘陆老弟,当初日本人进来的时候可是你信誓旦旦的保证要先假意投诚,然后一击毙命的,你该不会是当日本人走狗当爽了吧?’魏琼这话一出,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说是走狗谁又不是呢,日日夜夜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着。陆雄在好的城府也是气的一滞手中的杯子重重的往下一放,‘现在?现在是好时候吗?前几天山田可能是昏迷来,可看现在外面的部署山田绝对是清醒了,就算山田一直昏迷你又有几分把握可以一击必杀?你有几把刀,日本人又有多少枪?’陆雄语气是不好。可也说的句句是实在话。‘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何勤问到。’‘等,等一个可以解救咱们的组织,到时候咱们可以里应外合,消灭咱们大同城内的日本人。’‘好,就听陆兄的。’听完陆雄的解释。魏琼也一改刚刚的怒气冲冲。一直没有说话的宋清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陆雄。变和众人一起告辞了。之后陆雄接到了他们平安到达美国的消息,也就放下心了。大同地处偏僻,本也是没有多少油水可捞的地方,所以日本人进来后也没有太多的掠夺,陆雄想要把这些日本人赶出去,现在只有借助国内目前势头最盛的国民党的力量。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