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温暖你的岁月 作者:临易水12138(5)

时间:2019-05-14 19:54 标签:
陆玉琪守着陆子余整整三天,他才慢慢的醒来。看见陆子余醒来他眼中漏出了喜色怎么样了?不好。听了这话陆玉琪面色一紧哪里不舒服?伤口疼吗?口渴,想喝水。陆玉琪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给他端过来了水,一点一点的
  陆玉琪守着陆子余整整三天,他才慢慢的醒来。看见陆子余醒来他眼中漏出了喜色“怎么样了?”“不好。”听了这话陆玉琪面色一紧“哪里不舒服?伤口疼吗?”“口渴,想喝水。”陆玉琪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给他端过来了水,一点一点的喂给他。“小琪,我和你说南街新开了家豆花店味道还不错。对了,还有北街那块有家糕点店和咱们大同的味道都差不多。恢复了点体力,陆子余就各种找话题不过陆玉琪没有应话,陆玉琪看了他一会,就在陆子余想在说话的时候就听见陆玉琪低低的问到“什么是洪门?”“小琪。。。我。”“你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呢?我们好好的不行吗?”小琪,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的国家要受别的国家欺负,我们今天打走了这个国家的人,明天打走那个国家的人,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后来我来了美国才慢慢的发现只要国人的思想不改变,国人懦弱怕死的- xing -格不改变我们国家就改变不了,只要有人侵略我们的国家,我们国家的人就会一样会有很多人叛变,很对日伪军,美伪军什么的。所以我现在想做的就是要改变国人思想。只有从思想改变了,咱们国家才能真的强大。”陆子余的这些话陆玉琪是重来没有想到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保护自己周围的人,至于国家什么的,就没有在他心中存在过,陆子余是第一个把这些讲给他听的人。像是给他打开了一道大门,却也没有全部打开,他好像一个门内的孩子想要走出去,又恐怖门外的一切。听完这话他愣了好一会“那以后带上我。”“为什么?”“因为我担心,我很担心。”听见这话,陆子余一回头,他的嘴正好碰见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待看清了之后他抱住了陆玉琪加深了这个吻。陆玉琪头一次没有反抗很听话的,他不想再想什么,只想听从自己内心一次。好久好久陆子余才放开了他,这才发现陆玉琪已经被憋的满脸通红。“笨蛋”陆子余笑着骂了一句,被他一说陆玉琪本来就红的脸现在是更红了“要你管。就问你答应不答应。”就算被打断了,他也没忘了刚才的事。””好,我答应。“陆子余说着就要在凑上去,谁知门一开”先生,药好了。”陆子余被吓了一跳,握着陆玉琪的双手瞬间就放开了。陆玉琪手中一空,握成了一拳,其实在忘记也要提醒自己两人之间的差距,和世人的眼光,他可以不在乎,陆子余不可能不在乎。“恩,知道了。我去拿。”陆玉琪不知道想些什么,又不知道该想什么。他心中一片空白就这样去了厨房,倒完了药又回到了房间。“子余,子余起来吃药。“他恢复了下心情,进了房间。“小琪。。。”看见陆玉琪进来陆子余紧张的看着他“别撒娇,该吃药还是得吃。”“小琪,你听我说。。。”“撒娇没用,求情也没用。来乖张嘴。陆子余避开了。还想说什么。陆玉琪一看,嘴一张把药喝入嘴里,对着他的嘴就喂了进去。陆子余突然被亲的一下子懵了脑袋,顺着嗓子药就下去了,陆玉琪放开了他,他被呛的一下子咳了起来,陆玉琪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倒地谁是笨蛋?好好休息啊!”被打断了好几次陆子余也觉得他不想和自己说这些事。就闭了嘴。陆玉琪出了门,叹了口气,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让他说下去,自己又该怎么接?说自己不在乎愿意和他在一起,可如果他在乎怎么办?他想的脑袋有些疼,不知道该怎么办,算了,干脆做一回鸵鸟想那么多干吗,船到桥头自然直。“小琪,这是那个糕点,你尝尝。还有那个豆花我也买回来了。小琪,小琪,小琪别不理我。陆子余门是拍的响,里面的人是怎么也不给开,小琪,我这会发誓,发誓行吧!今晚肯定不了。话说到这门一开陆子余脸一喜就要进去,陆玉琪是很坚决的堵在门口,很坚决的说“说什么也没用,今晚不许和我睡。”得陆子余很悲催的睡在了厨房。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眼睛上挂满了黑眼圈的陆子余早早的蹲在了陆玉琪的门口,陆玉琪门一开就被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扑倒身上这个人嘟着嘴“小琪,我认错了。一脸的诚恳。说着就要往上亲,陆玉琪脸一偏躲开了。你要怎么认错。你说怎样就怎样。咳,陆玉琪咳了一下然后趴在他耳边,下回我要在上面。还没说完他的脸就通红一片。可以,可以,陆子余忙不叠的说着,“我发誓行吧!下次一定。。。”“闭嘴。”他还没说完就被喝到。当天夜里,“陆子余,你要不要脸,我说的上面不是这个上面,你”他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让他下去还是上来?“小琪,我可是听你的了。”
  国内。“你好,山田大佐。”你是?”山田看着来人一头雾水。“藤原君最近对你的表现很不满意,目前大同区域可是匪徒横行呀,所以派我过来协助协助你。对了。我是藤井一子。(日)”来人很是嚣张,嘴上说的很客气,可一点客气的表现也没有,自始自终都在山田的位置上坐着,就没有要起身的意思。“还有,这间房子办公很好,以后我就在这了。”“这是。。。”山田身后助手想说这是山田大佐的办公室被山田打断了。“藤井君既然喜欢那就在这吧!我安排人收拾一下。”山田没有愤怒的表示,毕竟他也是在藤原手下做事的。而且这个藤井如果没猜错就是藤原君的侄子,一个不学无数的家伙,犯不上为这种人生气。“这就好,”看见山田这个态度藤井十分满意站起了身在房里转了一圈“来人,把这几盆花扔了。办公室弄什么花花草草,唉!我说山田君你怎么也学开支那语了?这几个字怎么看怎么别扭,这个也拿去扔了。。”门口的山田拦住拿上东西要走的人“这些东西我都用习惯了,放在。。。外面一会我拿着处置吧!”山田本来想说放在他的新办公室,可照现在的架势恐怕有些麻烦还不如拿回家。“好,现在咱们说正事吧!藤原君可是派我过来协助你的,你就说说现在什么形式。怎么会有那么多土匪。”山田听完这话笑了“这可是没有的事,现在大同城里可是一片太平。怎么会有匪徒呢?”“好那你这样说,我问问你一年前藤原君叫你去城南伏击来偷袭的支那人,你们为何那么多人藏了半天竟然还被他们打进城,大同城差点失守?“那是咱们情报不准确,那些人没有从城南走,我把人力派在了城南结果其他几个成门口人力不足,他们是从别的城门口进来的。”听完他的话藤井冷笑一声“那我在问你,被抓的那些人呢?藤原君可是要枭首示众的。再往远了说差不多两年前你抓住的地下党成员也可是莫名其妙的在你地盘失踪了。别用什么被他们的同伙就走的鬼话糊弄我。”那还真没什么话了。山田没有说话。听着他继续往下说“而且我还知道你那段时间恐怕是出了内鬼了吧!”听了这话山田心里一紧,也没说话,藤井看他没有说话继续说下去“而且据我所知,这个内鬼可是被你放跑了吧!”“你既然知道我那段时间受了伤,那我又是怎么能故意放跑他呢?”山田避重就轻的反问到。“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过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一会事。”山田暗暗一咬舌头,自己竟然走进了对方挖好的陷阱。短短的交锋,山田也觉察出对方绝对不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或许是人们谣传有误,或许是他故意给别人一种这样的假象。“铃木君,你去叫些人把这些东西送到我家。”“可是,这些东西。他都已经那样了,您何必在这样呢?”毕竟他是唯一一个懂我的人。”这话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说着,他走了之后铃木叹了口气指挥着人把东西搬运着。楼上的藤井静静的看着楼下他们的动作。“去查下那个人。”藤井交代他手下人。或许知道身后的动作,或许不知道。山田并没有表示回到了家。刚到家家里的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山田君(日)你怎么这么九都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有吗?我的小祖宗,咱们昨天还打过电话呢!   是吗?可是我感觉都好久没有听见你的声音了。  听见这话山田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玉琪哥让几个日本浪人欺负了。听见这话,山田一下子就站起来了,把旁边的人吓了一大跳。那,他怎么样了?他自己恐怕都没有注意,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临川也听出了山田的不对劲问到你怎么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恢复了心情,但心还一直是紧抽的“我没事,只是那几个日本浪人太丢咱们国家脸了。山田随便的找了个借口,临川在电话的那一边扯扯嘴“他没事,就是被划了几下,再说了就是个支那人而已。听着这话,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他知道陆玉琪跑到美国后,甚至和临川成了好朋友,自己有意无意的和临川的联系就加多了。而临川也一直表现的是那种给人小孩子的感觉,像今天这样如此□□裸的鄙夷和歧视是他第一次表现出来。感觉出刚刚的话说的不对临川及时的停住了马上换了个话题,山田也顺着临川的话继续说,没有在深问什么。那天之后山田的权利渐渐的被藤井一点一点的剥夺着。“中田君,你说他还会回来吗?”山田坐在书房,书房里放着从他办公室搬出来的字和花草。“要是我,我就不回来。”“为什么”山田一脸不解。“现在他们国内这么乱回来干嘛啊!在美国多好,有吃有喝的。”听了这话山田没有答话,中田又接着说“不过他可是中国人,他们中国人的思维我是理解不了。他们在战场上可以不要命的向前冲,甚至一命抵一命。他们的百姓可以为了战士们不被发现而牺牲一村人的- xing -命,而他们的战士又为了一个村去甘愿负死。”“是呀!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还有更多我们想不到的。我们对他们知道的太少了,我们又怎么能打败他们呢?”“我。。。”山田想说什么却也没说出来。夜以深,这片被战火洗礼的土地,这群历经磨难却永不放弃的人们,这个饱经沧桑却充满希望的国家正在也一种特殊的方式成熟着。
 
  ☆、第 4 章
 
  陆玉琪停在山田的门外,里面的话吸引了他,他在山田身边不止在交着山田的中文,山田心情好的时候也会交他一些日文,零零散散的听见了一个人对山田说给你的文件放在力书房。山田答应了一句两人又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些,仔细一听竟然是关于自己的。那个人很是不解的问那个中国人有什么好的?还是个男的?你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你和我说我给你找去。陆玉琪在门外大点其头,爷到底有啥好的,妈的。山田到是不动声色,没解释也没说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这你就不用管了。交代你的事做好就行。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屋内人和屋外人同时得撇着嘴。此时屋里得声音一下子小了很多,陆玉琪是怎么费力也听不见了。他就悄悄的走了。“他走了?”走了。你知道是谁?不知道,今天晚上谁去书房谁就是了。陆玉琪走了之后屋内传来得对话,只不过他没有听见。陆玉琪一直在想着书房有什么东西那么神秘,他也突然想起来山田是从来不让他进书房得,这样一来他更加肯定书房里是有什么不可告人得秘密。当天晚上山田没有回来,他躺在床上算着时间,已过子时,应该是不回来了。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身,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走向书房,他转了个心眼没有从正门进书房从窗户跳了进去,刚进去还没站稳一把匕首就抵在了他得喉咙上,待他适应了黑暗才看清来人黝黑得皮肤双眼有神还有没刮干净得络腮胡子,这是个标准的中国人。他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就一把抓住对方拿刀的那只手‘你快走,这是个陷阱。’对方疑惑的看看他没有动,见他没有动,陆玉琪有些着急‘快点。在晚就来不急了,相信我,咱们都是中国人。’听了这话对方终是有了一丝动容,放开了他,从窗户跳了出去。看见他跳了出去,陆玉琪是送了一口气,他不清楚这是不是陷阱但山田在家里谈事情怎么会守卫那么松懈,同时让那个人和自己都听见消息,除了是故意的就没有别的解释。借着窗户外面的他看清楚了里面的摆设,那个人不知道翻了多久屋内是一点也不见乱,一看就是专业的。不过既然是陷阱,他可没有往里面跳的欲望,什么舍己为人。就在他要跳窗户走的时候忽然就看清了山田桌子上放的两张照片,一张一看就是他们一家人的照片一个女人一个孩子一个山田。另一张照片是他和一个少年的照片,那个少年竟然和他长得一样。看着照片突然一些想不清楚的地方终于是有了一个解释,比如为什么山田第一次见自己就那么失态,为什么山田非自己不可。他妈的替身就算了还是个日本人的替身。脑子里无数个念头散过,他的身子就僵在那忘动弹,让他回过神的是脑袋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抵上的一支枪。‘不许动’中国话。生硬的中文。山田?他慢慢的回过头,看清来人山田眼里突然多了一丝慌乱,他身子一转想挡住桌子上的照片,可陆玉琪的眼睛是一直看着那块。\'这么说,竟然是你了?\'‘你想是不是我呢?‘他没法直接否认也不能承认。低头想怎么脱身。‘我们是给你们中国带来繁荣昌盛的,让你们不在落后的你们为什么不懂呢?’听了这话陆玉琪眼珠是转了又转,抬起头一指山田身后的照片‘如果别的国家的人也是打着这口号一边进你的国家,杀你的家人,一边又让你感恩戴德,你会怎么样?’如今的陆玉琪是根本没有什么国家生死存亡的观念,就是利用他的感情,扰乱他的心里,最后让自己拖身。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山田来的时候大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和,那些失去家人的人们也只能把仇恨偷偷藏在心里,所有的罪恶山田只是选择- xing -的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所以他只是看见如今大同城里的平和,奇怪为何人们对他们那么仇恨。今天陆玉琪的一番话是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见山田脸上的表情,他心里松了口气,自己应该是- xing -命无忧了。山田一招手。一片黑暗中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个人,一记手刀下来,他就不醒人事了。想了一会,山田出去,对在外面等的人说‘‘中田君(中田博)和藤原君说没有人掉下去。哦?那那个人。中田下巴指着房内,笑着问到。他不是主谋,漏掉我们消息的一定还另有别人。中田没有答话笑得是一脸暧昧。山田被他笑得一阵鸡皮疙瘩乱起,一巴掌盖在了他脸上‘去你妈的。’这句话是用中文说的以至于中田没有听懂。看见山田笑着走了还以为是山田不好意思了。在后面笑的更加放肆了。陆玉琪醒来的时候就在一个小房子里,里面没有人,他也不知道山田是什么意思,山田也一直没有过来,他到是乐的清闲,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在无聊的时候就看看窗户外面的天,外面的太阳,云,月亮。反正每天都有人来给送饭饿也饿不死。就在他呆的以为山田把他忘了的时候,他忽然来了,还是在他睡着的时候,陆玉琪睡的迷迷糊糊一睁眼就看见山田站在他面前不知道看了他多久,他心里一阵阵发麻。不清楚山田的意图。‘走。’山田见他醒了和他说,他又没有多余的选择只能跟着山田出去了。外面到是没有他想象的什么十大酷刑,山田把他带回了卧室‘收拾收拾,一会参加我的生日会。’生日会,叫他干吗?现在难道不应该是。他心里有什么念头却抓不住,不一会山田又进来了看见他还没有动作,一挑眉毛‘怎么要我帮你?’他硬生生打了个冷战急忙一摇头,不一会收拾好了,就跟着山田来到了大殿上,此时已经坐满人,看见寿星进来众人纷纷停下了谈话,看着他。山田一笑将一只手搂在了陆玉琪的腰上,就是脸皮在厚的人这么多人也不免尴尬,到是他习惯了似的只是脸有些红也笑着走了进去跟着山田的脚步。身后不大不小的一声哼!到是让他一惊,也不知山田是没听见还是装作没听见依旧面不改色的坐在座位上。看着众人 ,众人见寿星入了坐却不让他们坐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大眼瞪小眼的,山田乎的一笑‘坐呀!难道我不说你们就不坐了?’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一个一个的坐了下去。恢复了一开始的热闹。客随主落,整个氛围一片欢声笑语可陆玉琪总是觉得周围不对劲说不上来的不对劲。他心里想着低头吃饭,这时上来一个人,对着山田行了个礼“这是我听说您最近喜欢中国文化特意给您买的。”说着打开了放在桌子上的盒子。只见里面是个筷子,筷子陆玉琪是见多了,无非这个就是个银的。到是山田很惊奇,拿起来看个没完。“有心了。陆老。”山田笑得很满意。“那这个筷子可是有什么寓意吗?”听了这话,陆雄还没说只见他身后站起来一个人,陆玉琪一看正是刚刚那么大声哼的人,看着他就知道什么叫做天之骄子他的一举手一投足就流露出不一样的气质“筷子的意义可大的多了。这个人过来拿过了山田手里的筷子继续说,筷子长七寸六分代表着人有七情六欲,表示着人与动物的不同。说着就是一指山田,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山田到是毫无反应笑着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这个人看山田没有反应继续说“筷子是一头圆一头方圆是象征着天,方是象征着地。代表着古人天圆地方的思想。筷子有一双,是因为在太极表示一,- yin -阳表示二。一中有二,二中含一。再说用的时候讲究的是配合协调原则,一个动一个不动才能夹的稳,这就是我们中国的- yin -阳原理。”这人一口气说下来,原本很吵闹的现场听着这话都不在说话,陆玉琪听完这话也是暗暗吃惊他向来不知道只是一个筷子就有那么多的讲头,他呆呆的看着这个人,心跳是突然加快了好多,而且他浑身散发出的无与伦比的气质和他话语中无时无刻流漏出来对国家的自信对国家的爱护对国家的自豪,也是他一直没有想到的。山田听着这话也是很吃惊,不过没有表现出多少,一直是一脸的笑意看着他,只道他说完了“这位是?”一旁的陆雄一拍他的肩膀“这是我的小儿子,陆子余。”“很好,年轻有为。”山田满脸赞许。他眼神一抬看向门外,门外之人对着他点了点头。他收回眼神看见陆玉琪正看着那双筷子“喜欢?那送你了。”山田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余地直接给他决定了。陆雄脸色一黑,陆子余更是脸色一变要发火,被陆雄拉住走了。没忽略下面人的脸色,陆玉琪反正现在感觉自己像是个古时候那些惑国妖妃。山田弄这些不会就是为了让他成为众矢之的,然后只要离开他人们就会人人喊打?让他认清现实?怎么会这么简单呢?陆玉琪一边想着一边避开周围的目光低着头吃饭,一人过来给他和山田上了菜,他抬头一看正是那天晚上在山田书房的那个人,那人见他没反应像是早有准备,他反应也甚是惊人也只是目光闪了下就继续低头吃菜。山田笑呵呵的和来人交谈喝酒,看陆玉琪下面的菜要没了,他状似无意把自己面前的饭往他面前一放让他吃。他一愣这个菜正是刚刚那个人给端上来的。然后他看了一眼山田像是这一愣是没有想到他的举动似的,山田对他一笑“想吃啥,自己拿。”他毫无防备的夹了一筷子刚要放在嘴里,手就被一个人抓住了。瞬间四把枪对准了他和那人的脑袋。他放下筷子看向山田,他才知道了一直的不安是来自哪。什么生日会?什么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恐怕是为了引出这个人吧!这个菜怕不是被下了毒吧!暗暗皱眉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办法吗?下毒,还真是幼稚。山田对着身后的人一勾手指,那几个人就把那个人拉了下去,他甚至都没有机会拦住,就听见了远远的传来一声枪声。他身子一颤,瞪着山田不说话。山田看着他硬生生的把他拉走了。众人皆是被这一突变惊的说不出话,饭也吃不下去。山田走了之后纷纷告辞。经过这一弄城里的一些地下党的人员沉寂了一段时间。不过反抗的斗争是不会被扑灭的。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