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输家 作者:燕雀之志

时间:2019-05-14 20:00 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文案: 我自以为是的牺牲,你不合时宜的猜忌,他过分执着的守候,共同演绎了这出爱情悲剧,悲剧里,我们都是输家。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晓阳,罗毅阳,贺振 ┃ 配角: ┃ 其它:重生,三角恋,失忆 第1章
 
文案:
我自以为是的牺牲,你不合时宜的猜忌,他过分执着的守候,共同演绎了这出爱情悲剧,悲剧里,我们都是输家。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晓阳,罗毅阳,贺振 ┃ 配角: ┃ 其它:重生,三角恋,失忆
 
 
 
第1章 我们都是阳字辈
  贺振把生日宴约到了自己在垚关郊区购置的别墅里,自己的地头,不用注意音量,更不怕扰民。一大早,贺振请好假,开车带着他的小跟班王虎离开军校,回到别墅打扫卫生,采购食材,顺便把成箱的青岛啤酒抗上楼,码了整整一墙,好不壮观。
  罗毅阳为赴此约,也起了个大早,穿上熨烫好的衬衫西裤,一番梳洗打扮之后出了办公室,临走还不忘戴上自己的□□镜。楼下,与他同去的季书平和元闵已等候多时。
  季书平开车,罗毅阳副驾。
  上车后,元闵仔细打量了罗毅阳一番后,调侃道:“真是人靠衣装,老罗打扮成这样,指定没有相不中的亲。”
  罗毅阳拉低墨镜,在后视镜里白了元闵一眼,然后又把墨镜戴好缩回座位,难得没回嘴。
  季书平一本正经道:“昨晚队长兴奋过度,这会儿正虚呢,没空跟你臭贫。”
  元闵笑道:“队长,别虚也别紧张,兄弟们给你撑着。”
  别说,罗毅阳昨晚的确算是通宵,统共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用一晚上时间把欠下的结案报告全部补完,省着如此重要的聚会再被- yin -魂不散的局长搅了兴致,然而,代价就是有碍观瞻的黑眼圈。
  一小时路程,三人抵达目的地。按响门铃后,前来开门的是一个男孩,很年轻,二十五六岁,白衬衫牛仔裤,身材挺拔、面容清秀,尤其那双眼睛清澈而灵动,罗毅阳直勾勾盯着男孩看,甚至忘了打招呼,就像个冷不防被地撒了一脸阳光的痴汉。年轻男孩也在打量罗毅阳,面前的男人,将近身高逼近190,宽肩长腿,仪表堂堂,标准的一见钟情款,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即便做了十二分的准备,此刻,男孩的心里仍旧波涛汹涌,温和的表情龟裂在即,还好,贺振及时冲了出来。
  “老罗,书平,元元,快进来!”贺振笑呵呵地将客人让进屋里,然后介绍道:“这是我表弟,徐晓阳,我小姨的儿子,10岁就跟着他爸妈出国了,最近刚回来。” 
  徐晓阳迅速调整情绪,接过话头:“我运气不错,一回来就碰上我哥大宴宾朋!”男孩笑得灿烂,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虎牙,可爱极了。
  罗毅阳十分自来熟地虚指着徐晓阳,故作严肃道:“不许卖萌!” 
  “老罗,我出去培训这段日子没见你,你真是越来越欠了。”贺振白了罗毅阳一眼,玩笑道:“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罗毅阳,不说话的时候是万人迷,一开口便成了黑车司机。”
  徐晓阳腼腆一笑,伸出手:“罗队长好。”
  罗毅阳也伸出手,握住徐晓阳:“好巧,我们都是阳字辈。”罗毅阳的手还是那么温暖有力,晃得徐晓阳灵魂都跟着摇曳。 
  “这是季书平,这是元闵,都是我曾经的战友。这是王虎,我现在的战友。”贺振继续介绍,徐晓阳逐个问候。一阵寒暄过后,贺振被元闵拉着询问培训的事,季书平去给王虎帮厨,留下罗毅阳和徐晓阳在客厅独处。
  “罗队长,我很早就认识你了。”徐晓阳一边说话一边从果盘里挑出一个皮色最青的橘子,剥好皮,塞进罗毅阳手里。
  “谢谢。”罗毅阳很自然地接过橘子,道:“听你哥说的?肯定没什么好话。”说着,丢一片橘瓣进嘴,浓烈的酸味在口腔中爆裂,让人神清气爽,罗毅阳最爱这个感觉。
  这男人的口味还是一点都没变……徐晓阳用力揉捏着橘子皮,黏腻的汁水弄得满手都是:“怎么会没有好话呢,他那么喜欢你。”
  “喜欢我?别逗了,全垚关市都找不出比我更招他讨厌的人了。”罗毅阳道。
  扔掉烂橘皮,徐晓阳指指码了一墙的啤酒,道:“要是不喜欢,能起个大早折腾这么一通?你以为他当真那么喜欢过生日啊。” 
  说话间,贺振跟元闵聊完从书房走了出来,他面色微愠道:“什……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徐晓阳,你被美国鬼子教得越来越不像样子,罗毅阳,你个当警察的,也不知道注意影响,跟他说些浑话!”
  罗毅阳做委屈状:“老贺,喜欢我就让你这么难以启齿吗?”
  徐晓阳勾了勾嘴角,笑不达眼底:“哥,我说的喜欢就是欣赏,你说的喜欢是什么啊?”
  元闵不合时宜地出声:“欣赏没有错,越界可就不好了哦!”嬉皮笑脸的模样很是欠打。
  贺振气结,对元闵说:“他们俩合起伙来合拿我逗闷子,你跟着起什么哄!”说完转身进了厨房,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
  于在场的老友们而言,刚才的对话不过是个玩笑,似乎没人注意到这你一言我一语间,徐晓阳的大黏手握成了拳,青筋爆现。
  “菜齐,上桌!”王虎端着最后一道菜从厨房出来,一声吆喝,大家纷纷围了过来。
  贺振主位,左手罗毅阳,右手徐晓阳。
  “没有客套话,上来先干一瓶。”王虎举起瓶子:“祝贺哥生日快乐!”
  “来来来!”季书平、元闵附和:“老贺生日快乐!”
  哪怕做好了不醉不归的准备,这对瓶吹的架势,还是让一向量浅的罗毅阳有些肝颤。
  贺振自是知道罗毅阳酒量不行,连忙阻止:“老罗胃不好,晓阳酒量浅,咱们四个干,让他俩先垫口菜。”
  罗毅阳攀着贺振的肩膀,故作娇羞:“还是老贺会心疼人。”
  贺振一肘子将人顶开:“一边发春去。”
  等王虎、季书平、元闵和贺振四个人吹完了第一瓶,大家开始动筷子。
  元闵感叹道:“这一桌菜,有荤有素,有冷有热,真丰盛啊!”
  王虎指着松鼠桂鱼、东坡肉和冬瓜薏米汤说:“这几个大菜都是我做的,绝对不比酒店差,快尝尝!” 语气颇为嘚瑟。
  在王虎的三个大菜收获了一众好评后,季书平问:“这个锅包肉谁做的啊?差强人意。”
  “锅包肉,贺哥做的吧。”王虎道。
  元闵和王虎各尝一口:“嗯,差强人意,柠檬汁放多了,太酸。”
  “是吗,我尝尝。”贺振面夹了一块,面不改色道:“我觉得挺好。”说着,将那盘锅包肉端过来,与自己面前左手边的芦蒿炒腊肉换了个位置,顺势还夹了一筷子放进罗毅阳碗里。
  罗毅阳尝过,连连点头:“没有很酸啊,挺好吃的。”言罢,自己伸手又去夹。
  徐晓阳脸上的冷笑一闪而过,继而一声惊叹破口而出,罗毅阳被他喊卡了壳,夹菜的手悬在空中,五双眼睛齐齐望向徐晓阳,而徐晓阳的眼睛正盯着罗毅阳裸露的双臂。
  “罗队,你这肌肉真帅啊!”徐晓阳一边感叹一边跨过贺振,用手去摸罗毅阳的胳膊。
  “哎哎哎,不要乱摸!”贺振挡开徐晓阳伸过去的手。
  “帅吗?”对于徐晓阳高调的赞美,罗毅阳反应过来之后,表示非常受用:“哈哈!喜欢就摸吧,随意随意!”
  徐晓阳直接搬了椅子夹在罗毅阳和贺振中间,贺振不得不给他移开一点空,嘴上却在抗议:“我们都有肌肉,怎么就他帅了?”
  “不一样,你太瘦,胳膊太长,影响美感。罗队这胳膊,黄金比例,结实有劲,又不乏弹- xing -和柔韧感,简直就是艺术品。”徐晓阳认真地说。
  被夸成“艺术品”不说,还拉上在座其几位当“残次品”范例,罗毅阳乐得前仰后合:“小伙子,有眼光啊!你们嫉妒吧!”
  此话一出,大家齐齐向罗毅阳投来鄙视。罗毅阳更是嘚瑟。
  “罗队,一会儿给我当模特吧,我想画幅画。”徐晓阳道。
  “你还会画画呢?”罗毅阳很是惊讶,惊讶之中还透着明明白白的欣赏。
  “晓阳可是专业美术学院毕业的,是个画家。”贺振说。
  “不算什么画家,就是喜欢,画着玩。”徐晓阳谦虚道。
  “很荣幸能成为徐大画家的模特。”罗毅阳说:“再有就是别叫我罗队了,听着别扭,跟你哥一样,叫我老罗吧。”
  画家和模特必须保持清醒,徐晓阳滴酒未沾,罗毅阳只喝了一瓶啤酒。其他几位第一次看画家现场作画,好奇心很盛,也默契地点到为止。
  徐晓阳让贺振将当兵时候的作训服找了出来给罗毅阳穿上,并亲手帮他把袖子挽至肘上,画家给模特摆好造型后嘱咐他不许动,一动不动对当过兵的罗毅阳来说是小case,只是漫长的作画过程,季书平等都熬不住,跑去沙发和床上挺尸,自己的困意也排山倒海袭来,却只能望床兴叹。
  贺振没有睡,一直坐在罗毅阳身侧一米开外,一会儿看看罗毅阳,一会儿看看徐晓阳,一会儿皱着眉头,一会儿又勾起嘴角。
  画作完成已是晚饭时间,徐晓阳没给任何人看他的成果,说尚未完工,仍需润色,临走,还约了罗毅阳下个周末再见,罗毅阳痛快答应,只说若失约,必是有任务,请他见谅。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