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一个游戏主播的烦恼+番外 作者:南荣东里

时间:2019-05-14 20:21 标签:
内容简介: 游戏主播攻VS大学教授受 贺段安结婚了,虽然他很想秀恩爱,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烦恼 因为他都结婚了! 他还没有告诉他爱人他是个游戏主播! 短篇。 劳动节完结。 01 我结婚了,对方是个男人。 他缓过神来看到电
 
  内容简介:
  游戏主播攻VS大学教授受
  贺段安结婚了,虽然他很想秀恩爱,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烦恼……
  因为他都结婚了!
  他还没有告诉他爱人他是个游戏主播!
  短篇。
  劳动节完结。
  
  01
  “我结婚了,对方是个男人。”
  他缓过神来看到电脑上对话框里自己打出来的字,嘴角僵硬的抽了抽,这两句话,无论哪一句发出去都会被轮死吧…他默默的点了取消发送。
  “是否保存草稿?”
  他盯着那六个字,看的都要对眼了,鬼使神差的点了保存。
  不过没发送出去消息,并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
  北京时间5月1日早上十点二十,他,贺段安,一个游戏界叱咤风云的游戏主播,结婚了。
  和一个男人。
  怎么说呢,相亲是他爸妈安排的,人是他自己看上的,不管丛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完美的喜事。
  可是他还是有点发怵。
  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正面的告诉他的爱人,他是个游戏主播。
  不要误会,贺段安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个游戏主播而羞愧过,相反,他为自己而自豪,但是,这也不是谁都能接受的是吧?
  更何况他的爱人,是个非常正经的可能连超级玛丽都没玩过的大学霸。
  
  02
  可是现在这件事必须要提上日程了,因为在办完婚礼之后,他们就要正式住在一起了。
  如果不提前说一下的话,日后被抓住就更不好解释了。
  贺段安躲在车里对着方向盘发呆,心里想了不下十几种解释的方式。
  什么“宝贝儿你玩游戏吗其实我是个游戏主播…”“亲爱的我跟你讲我玩游戏可厉害了,回头让你看看我粉丝怎么夸我的……”“我要坦白一件事,我其实是个主播…”怎么越说越奇怪!!他愤怒的锤了锤方向盘!
  “段安。”闫言拉开车门看见他在锤方向盘,叫了一声。
  贺段安听到闫言的声音立刻坐直身体,笑道:“宝贝儿弄好了啊?”
  闫言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递过来一个厚厚的红包,尴尬道:“你爸妈给我的,你先收着吧”
  “怎么说话呢!”贺段安哼了一声。
  闫言也没反驳,跟着道:“是我爸妈给我的。”
  “这就对了!既然是你爸妈给你的,你就拿着,以后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贺段安笑嘻嘻道。
  闫言没说话,默默的把红包收好了。
  “准备好了吗?”贺段安笑道。
  “准备什么?”闫言疑惑道。
  贺段安认真道:“要回家了哦,我们两个的家。”
  闫言嗯了一声。
  贺段安心想这是最好的时机了!清了清嗓子道:“在回家之前还有件事。”
  闫言没说话。
  “我……”贺段安刚说出来一个字,闫言突然凑上来,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
  “……你…”贺段安都不会说话了,这可是媳妇儿第一次主动!
  “回家前的最后一件事。”闫言淡淡道。
  “好!好的!”贺段安喜滋滋的发动了引擎,风驰电掣的带着媳妇儿回家咯!
  什么?坦白?坦白是什么能吃吗?
  能有媳妇儿好吃吗?
  
  03
  新房是贺段安付的首付,在他们俩确立关系之后就决定房贷由两个人共同承担,但是由于闫言实在是忙,所以新房的装潢都是由贺段安一手- cao -办的。
  出于各种方面的原因,贺段安把房子给分了两个书房,一个给闫言放书工作,另一个给自己做直播室,闫言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只当是贺段安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脑配置只是他打游戏需要,并没有多问,贺段安为此都要郁卒死了,你哪怕多问一句,贺段安就能跪着把身份交代了!
  可惜闫言对此压根不感兴趣。
  忘了说了,闫言是个大学教授,研究的是古希腊文学,虽然年纪不算大,但是却一股子老学究的风采,这也是贺段安不敢跟他说的原因之一。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们刚认识开始自我介绍的时候,贺段安也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风,在听到闫言是个大学教授之后,立刻自卑的开始胡说八道自己其实是个自由职业者,写点稿子什么的,本来还想得到闫言的一点青睐,没想到闫言点了点头,吸了口橙汁,认真道:“不错。”
  这如果突然承认了,不就表示自己不诚实吗!
  贺段安觉得自己搬起的这块石头快要把自己的脚砸折了。
  
  04
  最近贺段安的微博上抱怨声不少。
  很多人都在留言说最近直播时间变短了,而且晚上的直播也取消了,这让很多白天上课上班的宝宝们非常不满。
  贺段安假装看不见。
  屁话,人家现在可是已婚人士,晚上还要有- xing -生活的好吗!
  只可惜他是牺牲了晚上的时间,闫言倒是依旧熬夜。
  “媳妇儿睡觉了啊…”贺段安趴在门框委屈道。
  闫言头也不抬:“等会我把这几段古希腊文查清楚。”
  “明天放假啊…”贺段安不高兴道,“你明天再弄啊…”
  “明天有明天的任务。”闫言抬起头来认真道,“虽然你是个自由职业者,但是也要好好规划自己的时间。”
  “……”
  贺段安气呼呼道:“现在九点,十点!最多十点!”
  “好。”闫言微微笑了笑,露出一点小酒窝。
  贺段安心里抓耳挠腮的,闫言平时一脸严肃的,看起来像个老干部,可是笑起来却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眼睛还会向下弯一点,这么好看的媳妇儿,居然只能看??
  贺段安又不敢打扰媳妇儿工作,心想才十点,不如临时直播一发。
  他在微博上发了预告,然后就去另一个书房打开了电脑,登陆了游戏账号。
  他一进去就看见评论刷刷刷的飞速刷新,有点哭笑不得道:“有那么夸张吗,我多久没有晚上直播了?”
  评论区迅速被“两个星期!!”刷了屏。
  “好吧…”他笑了笑,也觉得最近有点纵欲过度,“那今晚直播个恐怖游戏吧?”
  评论再一次飞速刷新起来。
  贺段安很少玩恐怖游戏,基本上都是玩强- cao -作的游戏,因为他的- cao -作和手速都很强,但是那种恐怖纯逃命的游戏就不是很擅长,但是也可能是不擅长的原因,他玩恐怖游戏非常有代入感,因此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游戏是新出的,充满了各种蓄意吓人的因素,他被吓得惊叫连连,根本连气儿都来不及喘,就- cao -纵着游戏里的人物在黑暗里狂奔,边跑边叫……
  评论哈哈哈哈快笑了一车。
  好不容易转过一个路口,眼看着就要到有光的地方了,他一鼓作气的飞奔过去,谁知道刚刚转过头,一张硕大的带着鲜血的脸在他眼前放大!
  “啊——!”
  “段安?”闫言推门进来道。
  贺段安一个啊字百转千回总算是停下了,可是脸上的惊恐还没有完全消失。
  “在玩游戏?”闫言抿了抿嘴,朝他身后看了看。
  贺段安下意识的往后挡了挡。
  闫言立刻察觉到往后退了一步不好意思道:“我应该先敲门的。”
  贺段安往后刚退一步就后悔了,见他要走,急急忙忙的挂掉直播,抽空看了眼时间。
  都已经十点半了!
  卧槽真是该死!
  贺段安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赶紧追了上去。
  
  05
  闫言没有生气。
  贺段安觉得有点挫败。 
  那天晚上他追上都准备坦白了,闫言轻飘飘的扔过来一句:“明天我给你买点润喉片。“
  贺段安想到自己叫的大么大声还被他看到,闹了个大红脸,再等他想解释的时候,身边已经传来了闫言绵长温和的呼吸声。
  贺段安还没丧心病狂到要把人弄醒的地步,只好默默的躺在了闫言身边,闭上眼睡觉了。
  他是睡觉了,直播室和网上可吵翻了!
  要知道一般游戏主播打游戏打到凌晨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十点半根本算不上很晚的时间,事实上,这个时间恰好是人最多的时候,所以那一句“段安”还有这边手忙脚乱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点不差的直播了出去,虽然贺段安很快就掐断了直播,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第二天贺段安登陆微博差点吓的心脏骤停。
  被轮的是一段视频,是从“段安”那句话开始一直到他掐段直播的那段时间的游戏录播,网友们开始发挥着强大的脑补能力,飞速站队,有的人说是他的室友,有的人说是他的弟弟,还有一部分人近距离的接近了真相,猜是他的男朋友。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