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烈焰+番外 作者:巧克力香菇

时间:2019-06-02 13:36 标签:
文案: 索焰的那群哥们儿得知他的- xing -向后决定送他份儿大礼当生日礼物一个印在妈妈桑画册上的绝佳美少年。却没想到,那美少年正是索焰十多岁时暗恋过的吉他帅哥。 然而,冷烈的照片出现在画册上,只不过是双胞胎哥哥的一场戏弄。 两人相遇,一个懵逼傻眼
 
文案:
索焰的那群哥们儿得知他的- xing -向后决定送他份儿大礼当生日礼物——一个印在妈妈桑画册上的绝佳美少年。却没想到,那美少年正是索焰十多岁时暗恋过的吉他帅哥。
然而,冷烈的照片出现在画册上,只不过是双胞胎哥哥的一场戏弄。
两人相遇,一个懵逼傻眼,一个暴力袭击,不欢而散。但是随着误会解开,暧昧丛生,那两人居然半推半就的谈起了恋爱,还顺道干了件特了不起的事儿——组了一个牛逼哄哄的乐队。
 
天才吉他手受(冷烈)X只求你爱我攻(索焰)
 
阅读提示:
此乐队乃已完结《美少年!你站住!》中金敏最后加入的乐队;
甜度五颗星,有边缘的东西,冷烈的身世比较迷,非典型- xing -娱乐圈,结果绝对he,且1v1;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冷烈,索焰 ┃ 配角:边写边加吧 ┃ 其它:摇滚乐,乐队,娱乐圈,边缘,燃
 
 
 
第1章 第一章
  “我特么就玩儿你了怎么着?”冷大傻横在客厅的方桌旁,堵着去卧室的路,抱着手臂冲对方扬下巴,“我打小就看你不顺眼,你又不是不知道!”
  冷烈无视,只是拨开对方的身子,进了自己屋,找了一件干净的短袖换上,顺手把袖口抹到肩头。
  “怎么?你个小基佬,不服是不是?”冷大傻不罢休,继续追过去,撑着门框从后腰处抽出一本杂志在冷烈面前晃悠,“啧啧……看你整天看的这些玩意儿,恶心。”
  杂志封面上一个裸|男,正一手抬臂挡着半边脸,一手放在胸口握成环状,肌肉紧实泛着油亮健美的光泽,暧昧的灯光打在他迷离的眼上,身上最隐私的部位被杂志的名字遮盖着——《OUT》。
  这是上次来棚里录音的外国基佬留下的,冷烈一时好奇就拿回来看,上面好些美男挺养眼没舍得丢,于是就乱塞在书柜里,不知道怎么被大傻翻到了。
  冷烈走近冷大傻,快速抽回杂志往窗边儿一扔,猛地冲上去一手卡着大傻的脖子,一手去摸对方的裤兜,很快从大傻右侧的裤兜里摸出一块四方的硬片儿。那是冷烈自己的身份证。
  “你特么滚开!”冷大傻扭过冷烈的狠劲儿,往前一个趔趄,“摸谁呢?”
  “哼,”冷烈苦笑一下,把身份证揣回自己口袋,这才发觉,刚那一下丢猛了,杂志直接被扔出了窗外。
  “被人干的滋味儿是不是很爽啊?”冷大傻死气白赖地不肯走,准备继续拿冷烈寻开心。
  冷烈环顾下屋子,这个住了两三年的家,多少还是有点儿感情的,可突然想到离开却没有一点儿不舍。
  他提起立在墙角的吉他包,冲冷大傻比了个中指,淡淡地说:“你丫想知道滋味,找人- cao -一回不就行了?按理说,你门儿清啊,还能赚点儿外快帮老妈补贴家用呢。”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冲出屋外,一脚踹开年久失修总是卡住的防盗门,踩着已被震得通亮的声控灯投下的那点儿光线,跑下楼去。
  楼下,破旧的老实居民区里,照明就是个摆设。从楼道里映出去的光柱下站着一个拿冷烈刚丢下来的杂志细细端详的人。
  那人个头很高,穿松垮的仔裤和涂鸦T恤,头发打了发蜡抓得很有型。
  冷烈不由分说走近那人,从对方手里抽回杂志,弹了弹灰夹在胳膊下面,什么也没说往小区大门口走。
  “哎……”身后那人快步跟上,裤子上的银链子叮当作响,嬉皮笑脸,“是我呀,是我!”
  冷烈再回头看一眼,这人他知道,两个小时前在宾馆见过。本以为是录音棚安排去见歌手送样稿,没想到是自己大意上了冷大傻的道,居然是被算计着去给人当“鸭”。
  眼前这位,正是那位招“鸭”的人,一进门把人往浴室里拉,还给猛塞一把钱的家伙。
  “对不起!”后面的人追上来,保持着一步远的距离,声音饱含愧疚,“我是第一次叫那种服务。”
  冷烈出了小区跨上门口的路牙子,调整了下呼吸,想起之前在宾馆里不明所以慌乱逃走时还踹那人裆下一脚呢,这会儿也没什么气了,便淡淡地说:“我不是做那个的。”
  “对对对,我知道,知道,”那人的声音稍微放松了些,带着一丢不好意思的笑意,说,“你之前踹我那脚,我就感受到了。”
  “哼,”冷烈无奈一笑,扬手打车,一辆明明挂着“空车”的出租招摇地开过去了,没停。他才往那人身上看了一眼,问:“你那玩意儿没事吧?”
  印象中,儿时的冷烈总是一副高冷的模样,不拿白眼翻人或者捏拳头揍人就已经很不错了,还从没跟他搭上过话呢。身后的索焰心里一激动,没汇报“那玩意儿”的情况,直接说:“你声音真好听。认识一下行吗?我叫索焰。”
  冷烈:“……”
  夏日晚间,热气渐渐消散,路灯昏黄的街头,两男人杵在一起默不作声,三分钟后,都觉得有点儿尴尬。
  “你去哪儿?我送你?”索焰还沉浸在偶遇初恋男神,还差点儿睡了男神的兴奋中,从小迷弟的恍惚中回回神,转身指指自己停在老树下面的车。
  冷烈侧头瞄了一眼车,默不作声,他有点儿不适应被人追着套近乎。
  “那个,”索焰犹豫着开口,心想在刘劲面前那股狠劲儿去哪儿了,笑嘻嘻地说,“我今儿第一次叫……叫鸭。”
  冷烈肩膀微微松懈一些,把头撇向一边不知道怎么接话,过了半晌又强调了一遍:“我不是!”
  “对不起,对不起,”索焰憨笑,“今儿这事儿就是场误会。今天其实是我十九岁生日,我哥们儿他们说送我一礼物,我就在宾馆等着,没想到是你啊……我那会儿是真懵了,犯浑才给你塞钱的,还真以为多年没见,你真做了那种职业呢。不过后来你踹我跑了,我才反应过来,这事儿不对。”
  “其实咱两认识,”索焰往冷烈身边儿挪了一小步,然后抓了抓头发又挪回去,“以前羊角胡同的邻居,你忘了?”
  羊角胡同?
  冷烈看又一辆空车开过来,出于好奇想听他把话说完,便没有伸手拦车。羊角胡同他确实住过,十二三岁前一直住那,却对眼前的人毫无印象。并不是怀疑对方说假话,因为那条- yin -冷的老胡同里,让他有印象的人本身就没几个。
  “哦,你忘了?”索焰皱了皱眉,半握着拳放在鼻下,似乎有点儿害羞,“我还给你送过花呢!”
  冷烈是真想不起来有这么个人,好像也没什么机会让别人送花,他只是轻轻摇一摇头。
  “没事儿,这都小时侯的事儿了,谁还能刻意记着啊。不过,”索焰又紧张起来,看着又一辆从远处驶来的空车,指了指捏在冷烈手里的裸|男杂志,抓紧时间说,“不过,你也是gay,真好!”
  冷烈招手,车停了,他却没急着上,先走近索焰,把原本捏在手里的杂志夹到胳膊下面,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对索焰刚那一大长串的话表示无趣,冷声说:“你小子现在是想白|嫖了吧?”
  这次轮到索焰:“……”
  冷烈提着吉他上车,师傅发动车子的空档他又透过车窗瞄了一眼索焰,心里直想——这人二逼!
  索焰还有好多话想说,比如——你肯定不相信,我暗恋了你好多年,再次遇到你真是缘分,没想到你也是gay,那太好了快点儿做我男朋友吧……
  可这些话对方凭什么信啊!更何况两小时前自己还想“嫖”他来着。他呆在原地,看着冷烈乘坐的出租扬长而去,心里一会儿酸一会儿甜。
  冷烈坐在后排,头仰起靠在后背上,手指轻轻地在琴包上弹着。车走了好几个路口,他还没考虑清楚应该去哪儿。
  从家里出来这事儿要不是两个礼拜前同事大伟提起,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想着从那个没有一点儿家样的地方出来。
  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瞎混着过日子,忍受老妈宋小爱整日的抱怨和双胞胎哥哥冷大傻对自己- xing -向的冷嘲热讽。
  他从裤兜里摸出身份证看了一眼,苦笑着又揣回去,穿梭在五光十色的夜晚街头,这个他出生成长的城市里,心里没有一点儿着落。
  想着刚才碰上的那人,连个名字都不知道呢就大老远地追过来,明明是冷大傻搞出的误会,自己还踹了对方一脚,那人却上赶着一个劲儿的道歉。人和人还真是不一样呢。
  “小兄弟,前面路口怎么拐啊?”遇到个不知道去向的乘客,司机也权当是拉着兜风了,车开得稳稳当当,并不着急。
  冷烈叹了口气,随便指了个方向。
  车拐弯,他琢磨了片刻,掏出手机给录音棚鼓手周大伟去了个电话:“大伟,今晚你那方便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一边大修一边重更,之前的留言舍不得删,所以大多对不上号请勿参考。
  欢迎收藏、追文、留言、分享,这些都会成为我元气的一部分沉淀到后文中。
  鸣谢的我一号小可爱:橘猫爸爸,在我单机码这文的时候每天鼓励我,爱你么么哒。
  2018-06-08日晚开始重更,每晚2章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