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我才不是你男朋友! 作者:周叶扣娘娘鸡娃

时间:2019-06-02 13:42 标签:
文案: 破镜重圆的小故事 1.1 摊牌 嘿--!梁钰匆匆跑进教室,犹带着一身热汗,你还待这干嘛呢?再不去篮球场不怕方缜被哪个小妖精拐跑了啊? 端坐在课桌前垂眼做题的少年闻言抬头,露出一抹皎如朗月的笑容,说:等我做完这几道题就去。 梁钰走到他前面的座位
 
  文案:
  破镜重圆的小故事
 
 
  1.1 摊牌
  “嘿--!”梁钰匆匆跑进教室,犹带着一身热汗,“你还待这干嘛呢?再不去篮球场不怕方缜被哪个小妖精拐跑了啊?”
  端坐在课桌前垂眼做题的少年闻言抬头,露出一抹皎如朗月的笑容,说:“等我做完这几道题就去。”
  梁钰走到他前面的座位坐下,看了一眼,说:“英语?这看着不像我们学的,课外内容?”
  冉燃点点头,继续做题。垂下的眼睫毛又密又长,鼻尖秀气,殷红的嘴唇微抿着,浑然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样。梁钰眨了眨眼,悄悄拿手机拍了一张,发给方缜,附言:【你老婆在教室做英语,做完就来。】
  几百米外的篮球场上,方缜拿出手机看了看,微皱了眉。
  旁边簇拥的女孩见他面色不虞却不敢问,胆子最大的啦啦队队长卢月在几个女孩的眼色示意下率先开口:“方缜,看什么呢?给我也看看呀?”
  方缜瞬间按下锁屏键,同时踮脚却只看到一片漆黑的卢月撇了撇嘴,声音娇软:“什么这么宝贵呀,看都不许看了?”
  方缜把手机揣回兜,只说:“打都打完了,我回教室了。”
  卢月顿时急了:“怎么就走呀?不是说好了一起去V sub聚餐,吃完去唱歌吗?”她转身朝球队的一群男生使了个眼色,众人纷纷会意,开口劝道:“就是,缜哥,给我们个面子呗?”“球队几个月没出去耍了,好不容易约一回你可不能缺席啊!”“六哥他们都要毕业了,下回还指不定能不能凑齐这么多人了……”
  这群人把毕业前最后一聚都讲出来了,吹得天花乱坠的,方缜受不了了,抬手叫停:“我没说不去。”顿了顿,“我去教室接我媳妇儿,等会东门见。”
  众人看着方缜的身影走向教学楼,卢月边上的女孩一脸郁闷地撞了下卢月的肩膀:“唉,冉燃又要来,真扫兴。”
  卢月哼了声,眼中露出一点势在必得的笑意,心道,就怕他不来!
  教室,冉燃做完最后一道题,心满意足地把笔插回笔盖,把练习册收回桌肚,把桌面上的东西一一有条不紊地归置好,才起身背包下楼。1班教室在5楼,冉燃走到3楼楼梯间,和上楼的方缜迎面撞上了。他眨眨眼,眼角一弯,两阶并作一阶蹦到方缜怀里,笑眯眯地抱着他,借楼梯高度带来的身高优势亲了下方缜的脸颊:“你怎么上来啦?我刚要下去找你呢。”
  方缜无可奈何地伸手搂着他的腰防着他摔倒,说话的语气难得柔软了:“今天散得早,球队要去聚餐,晚上去唱歌。聚餐的那家餐厅我记得你一直想去的,今天要不要去试一试?要是好吃,改天我们两个再单独去一次。”
  冉燃点点头,说:“好呀。”忽而想起什么东西,他皱了皱鼻子,“梁钰说你在下面可招惹别的小妖精了,是不是?”
  方缜一愣,说:“他胡说,我明天打他。”
  “嗤。”冉燃十分小心眼地翘着鼻尖哼了声。方缜搂着他的腰,身子一转,带着他下楼,说:“怕有人勾引我,下次就不要怕晒不下来光待在楼上偷懒。”
  冉燃顿感困难:“可是真的好热欸……那、那就让人勾引你吧,反正我相信你的。”
  方缜气得磨牙,手指揪住他柔软的后颈肉,在冉燃的呼痛声中泄愤地掐了掐,掐出一块青色的痕迹,又凑过去亲了一口。冉燃被掐得眼泪汪汪,抬头委屈地横了他一眼,说:“你太坏了,告诉你,要是我们分手了绝对不可能还有别人会忍受你的,你要珍惜我对你的包容之心。”
  方缜冷哼了一声,说:“不劳您费心,追我的妹子一捞一大把。”
  “好啊!”冉燃跳起来打了一下方缜的头,“你还说在外面没有勾三搭四!骗鬼呢!”
  “……”
  被抓到把柄的方缜理亏,任冉燃从教学楼一直训到东门,直到看到篮球队众人和啦啦队在东门围的那一大圈子人才对冉燃使了个眼神,冉燃深知人后训夫的道理,乖乖闭嘴,牵着方缜的手走到人们面前。一群刚刚运动完的男生体味很重,方缜从自己包里抽出一个口罩,递给冉燃。冉燃闻不了汗味,他私心里也不想要他闻别的男生的味道。
  冉燃戴上口罩,露出一双秀气的笑眼,和几个认识的同学打了个招呼。众人等了几分钟,叫的车便来了,于是纷纷上车。冉燃自然跟着方缜,卢月也和他们挤了一辆车,一路上一直在找话题和方缜说话,没有cue冉燃一句话。只有方缜知道,冉燃面上一直维持着平静的微笑,自己腰上的肉已经快被他掐青了。
  卢月问了几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便讪讪地闭嘴了,方缜才感觉自己的腰重获新生。冉燃松了手,低头兀自玩着手机,一车人无话到目的地。
  方缜觉得冉燃有些生气了。
  在饭桌上,卢月又挤到了方缜旁边的位置,吃饭时言笑晏晏,不时给众人夹菜,一副来过这很多回的主人公样,说着菜色的特点,厨师的习惯,背后的小故事……她用公筷给一桌人都夹了菜,并没有露出针对的意思,方缜自然不好意思拒绝,尴尬之际只得低头吃饭。冉燃冷着眉眼自己吃自己的,卢月给他夹的菜全被他挑进了碟子里。
  方缜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冉燃身上快要爆炸的硝石气息。
  一桌人悄无声息地吃完饭,转战KTV。冉燃安静地走在方缜身边,手插在兜里,方缜牵不到他的手,心里也来了气,一口气全怪在卢月头上,心里想着这回不知得哄多久,脸上愈发冷漠。一边的冉燃也是一脸冷漠,其余人偷偷觑着这一对情侣如出一辙的脸色,纷纷打了个冷战。
  只有卢月依旧笑盈盈地,进了包间便积极地点歌,说:“哇,缜哥,这一首不是我们之前的必唱曲目吗~来合作一下呗?”
  方缜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和她合唱的了,忙不迭拒绝,说:“不了,我今天不想唱。”卢月撒娇时他的全部心神都在偷看冉燃,心里直犯愁。
  冉燃很少生气,一旦生气就很难哄好。
  卢月没得到回应,也不生气,只叫了一堆啦啦队的女孩过去点歌。
  方缜坐在冉燃旁边,大腿刚和他贴一起冉燃就翘了个二郎腿,碰都不愿意碰他。方缜把头斜过去瞄冉燃的手机屏幕,发现他在记单词。
  完球,都气成这样了。
  坐着坐着渐渐有人来和方缜说话,方缜接着话,注意力慢慢分了一大半出去。冉燃起身时他还是感觉到了,忙问:“你去哪?”
  冉燃垂眼,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说:“洗手间。”
  方缜看了眼他的包,发现他的包还在沙发上,便知道冉燃不是要走的意思。他点点头:“哦。”
  卢月看到冉燃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忙放下手中的火龙果,起身小声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的朋友自然清楚怎么回事,点头道:“没问题,我帮你挡着点。”
  “谢了。”卢月轻手轻脚地走出包间,带上门。
  冉燃洗了把脸,正准备进厕所隔间,就被一个清脆的女声叫住了:“等一下!”
  他微微停步,扭头看向卢月,灵秀的眉目一片冷意。
  卢月笑着晃了晃手机,说:“你不在意方缜为什么要追你吗?”
  冉燃刚想说“不在意”,卢月就点击了一下手机屏幕。开头是一片热闹的起哄声。
  “哇哦!缜哥被抽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欧皇之名不保啦!这盘可是狗子国王,狗子想个损点儿的!”
  “来来来,哪位兄弟带了单反来着?录下来录下来!”
  冉燃脸色瞬间白了。
  “嘿嘿”,一个明显处于变声期男生的嘶哑声音响起,“我给缜哥想了个好的!你们知道我们班的小冰山吗?”
  “缜哥,追追看啊?”
  一阵大笑声起,可以想象当时是怎么热闹的一个场景。冉燃听到了一个青涩的、他却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笑骂着:“靠,这他妈算什么处罚啊?追个人而已,很难吗?”
  有男生调侃,说:“追别的不难,追小冰山可难咯!”
  “哈哈哈哈哈哈,缜哥,别太有自信,小冰山我还真不信你能追到。”
  “哇,这么一说,我们不是还要假设一个缜哥追不到的情况?”
  “来来来,开盘赌了,买定离手啊!赌缜哥到底能不能追到小冰山!”
  “嘁!你们尽管赌,追不到算我输!我身经百战,还不信追不到一个妹子了?--我擦,这是个男生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缜哥,怕了?”
  “对哦,我记得缜哥之前交往的都是妹子啊,缜哥你行吗?”
  “男人哪有行不行?必须行!”
  “缜哥霸气!缜哥男人!我买缜哥追不到!”
  “唉,小冰山造了什么孽,要被缜哥这样耍,我也买缜哥追不到!”
  …………
  卢月带着胜券在握的笑意,施施然关了录音。冉燃丝毫不露怯,冷着眉眼注视着她,与她想象的失魂落魄的神情截然不同。
  “说完了?不就这点事么,我早知道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