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与对门大妖谈恋爱+番外 作者:鱼之水

时间:2019-05-14 19:52 标签: 甜文 灵异神怪 强强 天作之合
文案: 叶谨白在斜阳街开了一家奶茶店,并且荣幸地成为整条街唯一一个人类店主。 在一众垂涎他美味的妖怪店主中间,对门的那位大妖就是一股清流。 清流?大妖微微一笑:其实我和他们也是一样的,我也时刻觊觎着你的美味。 我希望你的身上都是我的味道。 温柔
 
  文案:
  叶谨白在斜阳街开了一家奶茶店,并且荣幸地成为整条街唯一一个人类店主。
  在一众垂涎他美味的妖怪店主中间,对门的那位大妖就是一股清流。
  清流?大妖微微一笑:其实我和他们也是一样的,我也时刻觊觎着你的美味。
  我希望你的身上都是我的味道。
 
  温柔白切黑攻×腼腆人。妻受
  我们的口号是——苏!甜!爽!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谨白 ┃ 配角:裴夙 ┃ 其它:特别多
 
  作品简评:
  体质特殊的普通人类叶谨白入住一条全是妖怪的街道,年幼时有一番奇遇的他在妖怪眼中格外可口。作为整条街唯一一个人类,他被众多妖怪垂涎着,而在这群妖怪中,对门那位温文优雅的大妖就显得如此与众不同。身怀异宝的叶谨白在这条欢快又神奇的街道,与众多看似凶狠实则可爱的妖怪有了交集……作者文笔流畅,风格诙谐温暖。她认真诉说着每一个人物背后的故事,给读者带来欢笑与慰藉。不仅有妖怪世界的光怪陆离,也体现出了人间的温暖与真情。
 
 
 
第1章 斜阳街
  叶谨白拖着一个大号行李箱,顶着盛夏正午的大太阳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找到了斜阳街四十五号。
  他拿出一把钥匙,打开店门,一股尘封的霉味扑了出来,这间铺子从原主人病重后就没人住过了,已经空了一年多。
  这是一栋非常漂亮的二层小楼,还附带一间小阁楼。掀开档灰的白布后,底下一水儿的黄花梨实木家具。
  这家店本来的主人于三天前去世,店铺就转让给了叶谨白,正好叶谨白无家可归,干脆接受了对方的好意,继承了这家店铺。
  他进行大扫除的时候,隔壁走出来一个二十五上下的青年,他打量了正在擦门的叶谨白片刻,懒洋洋道:“新来的?原来那个呢?”
  叶谨白停下动作:“他去世了。”
  对方愣了片刻,紧接着做出不感兴趣的表情,随意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进门,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掉头说:“看在我以前承过那老头恩情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这儿不太平,半夜没事别出去。”
  叶谨白不明所以,但还是谢过他的好意。
  大扫除完毕,屋子基本干净了,但还是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腐臭味,叶谨白看了看手机,已经七点多了,可以去吃晚饭顺便买点除臭的东西回来。
  他家店铺斜对面就是一家面馆,而面馆的隔壁,也就是他的正对门是一家香料店。叶谨白吃过晚饭,在隔壁门前犹豫许久——斜阳街在沛市是有名的定制奢侈品聚集地,同时也是有名的街头小吃聚集地,这一条街上,有平价的商店但也有昂贵的奢侈品店。
  这家香水店,不知道是不是属于奢侈品专卖店。
  但叶谨白犹豫之后还是选择进去——自家店里那股徘徊不去的腐臭味实在太难以忍受了,他必须找个香水或者清新剂之类的压一压,本来去超市就可以了,但这条街居然没有超市。
  香水而已,应该不会太贵吧。
  事实证明,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这家香水店的匾额上写着“覆舟”,外间的门面比他那间大很多,大概一百五十多平米,内部的装修让叶谨白瞬间产生了掉头离开的想法,然而还没等他把想法付诸于实践,店里的服务员就上前来了。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叶谨白俊秀的脸微红,有点尴尬道:“我先自己看一下。”
  对方看出了叶谨白掩饰得不是很好的窘迫,体贴地笑笑,站到原本的地方去了,叶谨白小小松了口气,正准备偷偷溜走,刚到店门旁边,中午见过一面的隔壁店主人推门而入。
  “你跑这儿来干嘛?”对方一见到他,脸色就难看了许多,抱着双臂恶声恶气道。
  叶谨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想了想,说:“我这就回去了。”
  “你这是把我的生意往门外赶了。”
  带着笑意的声音让叶谨白的步子一顿,下意识回头。
  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青年男子从内间走出来,穿着黑色的衬衫长裤,他走过来的时候,店里的老顾客和员工纷纷打招呼:“裴先生。”
  隔壁店主人脸色更难看了。
  “你好,我是裴夙,正好在你对门。”
  裴夙伸出手,叶谨白跟他握了一下,他靠得近了,叶谨白能闻到他身上带点苦涩味道的熏香,莫名有些熟悉。
  “有什么要帮忙的吗?”裴夙问。
  他的声音格外柔和,语速平缓,叶谨白莫名放松下来,那点窘迫消失,他腼腆地笑了下,“我进来看看。”
  裴夙轻笑了声,两人闲聊几句后,叶谨白就赶紧告辞了,隔壁店主人也哼哼唧唧地跟着一起走了,穿过马路,隔壁店主人凶巴巴道:“说了不要到处乱跑,天都黑了,还不老实在家待着,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你就知道后悔了!”说完又咳了一声,说:“我不是关心你,我是看在邻居的份上才提醒你的。”
  这可真是教科书一样的傲娇。叶谨白笑着点点头,他回到店铺准备关门的时候,发现对门的裴夙站在“覆舟”店门的- yin -影下,身姿挺拔,目光幽深,正巧和叶谨白视线相触,于是他在暮色下偏了偏头,浅浅笑了。
  美色惑人。
  叶谨白的心突然漏跳一拍,回过神来的时候耳畔烧红,匆忙冲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便避开他的目光掉头关上了门。
  裴夙看着关上的门,转了转手上的扳指,眉眼间略带了几分诧异——这孩子,好像真的不认识他了。
  洗完澡又处理了一些事情,时间临近十一点半,叶谨白准备上楼休息,走到楼梯上的时候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叶谨白仔细感受了一下,细微的夜风带来了浓重的妖气。
  咚咚咚
  敲门声很有礼貌地响了三次,门外传来一道尖细声音,拿着吊嗓一般的腔调:“打扰了。”
  紧接着反锁的店门猛地一震,一滩- shi -漉漉的粘稠- yin -影正竭尽全力地从缝隙里挤进来,已经出现在门内的部分凝聚在一起,形成头颅,两个空洞洞的眼睛对准叶谨白,然后咧开嘴,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牙齿。
  “我进来了。”它这么说着,奋力在细小的门缝里蠕动,企图登堂入室。
  叶谨白并没有惊慌,对这种东西的出现习以为常。
  他快步上楼拖出自己的行李箱,从中抽出符纸,楼下反锁的门在妖力的作用下无比脆弱,不堪重负地发出吱嘎的呻。吟声,叶谨白甩出数十张符纸,啪地一声同时贴在门上,形成一个硕大的“封”字,浅绿的灵光在符纸上流溢,“封”字光芒大盛,卡在门缝里的- yin -影尖叫过后团在一起缩了出去。
  楼上传来吱吱的尖细叫声,叶谨白脸色微变,箭步上楼,卧室的门窗大开,一只灰色的巨鼠趴在床边,悉悉索索地嗅着什么,听见叶谨白上楼的声响,它扭过头,夜色下一双豆大的红色眼睛闪了闪,却没有直接扑上来,而是警惕地抖了抖耳朵。
  叶谨白略微皱了下眉——这只鼠妖已有智慧,修为恐怕不低,符纸估计对付不了。
  鼠妖深深吸了口气,它能问道从叶谨白身上传来的浓郁生机和足以令妖怪疯魔的纯粹灵气。多么令它着迷,多么令它……饥饿!
  鼠妖再也忍不住,强壮的一蹬,扑向叶谨白!
  叶谨白翻腕,掌心浮现出一方小小的印章,只有吊坠那么大,抬手掷出,印章在鼠妖身上轻轻一磕,一人大小的鼠妖顿时缩水成巴掌大小,被叶谨白一张符纸裹成一团,摔在墙角。
  什么……什么?鼠妖难以置信。
  叶谨白冷静上前,拎着尾巴将鼠妖提起来,准备丢下去,一打开窗户,叶谨白就愣了——原来他的店门前围了一圈的小妖怪,仰着头看着打开的窗户,眼睛里的渴望都快凝成实质了,发现叶谨白出现在窗口,立即发出鬼哭狼嚎。
  叶谨白将鼠妖丢下去,小妖们刷一下闪开,鼠妖啪地摔在坚硬的地面上,仍旧用充满渴望和食欲的眼神看着叶谨白。这时,隔壁二楼的窗户打开,店主人探出头,大吼:“三更半夜的吵什么?别人不睡觉的?再吵吵就剥了皮统统炖汤,还不滚?!”
  楼底下的怪叫声戛然而止,小妖怪们畏惧地看了隔壁一会儿,不甘不愿地散去了。
  叶谨白一直看着窗外,等到小妖怪们都散了,他才松口气,正准备向他道谢,隔壁店主就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睡觉!”说完哐一声关上窗户。
  叶谨白只好压下心中疑问,他低头看了眼窗下,小妖怪们已经散去了,他松了口气的同时注意到了这条街的异常——刚才那群小妖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整条街难道只有隔壁店听到动静了吗?
  而且,像斜阳街这么繁华的街道,怎么十二点不到就没有任何人了?他虽然体质特殊,易招鬼怪,但从来没有同时吸引这么多的小妖,这条街恐怕也有问题。
  还有,为什么隔壁店主对这些小妖的出现一点都不惊奇,甚至习以为常,而这些小妖还对他心存畏惧?
  叶谨白一脑袋的困惑,拿出房产转让文件,从中取出一张被鲜血浸透的信纸,上面的字迹已经完全被血渍盖住了,叶谨白对着灯光看了半天也不能辨别出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