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非凡关系/非典型人设+番外 作者:炎艺

时间:2019-06-23 15:01 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强强 甜文
文案 改名啦,原名非典型人设 单身二十九年的韩骤终于遇上个看对眼的,结果还是个男的。 男的倒不要紧,韩骤对同x_ing恋什么的没有抵触,奈何他双胞胎哥哥却激烈反对,还把他爹妈一块拉来组了个妇联 结果闹着闹着韩骤就发现,他哥好像并不是他哥,而爹妈,也

文案

改名啦,原名非典型人设

单身二十九年的韩骤终于遇上个看对眼的,结果还是个男的。

男的倒不要紧,韩骤对同x_ing恋什么的没有抵触,奈何他双胞胎哥哥却激烈反对,还把他爹妈一块拉来组了个妇联

结果闹着闹着韩骤就发现,他哥好像并不是他哥,而爹妈,也不是真的爹妈

韩骤:我的世界还有什么是真的?

今墅安:我是你老公,这事肯定是真的

韩骤:算了吧,咱俩的关系明明最复杂

★神秘优雅的建筑师攻,口嫌体直的艺考老师受

★攻受双复生,大部分剧情都甜的,反转比较多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骤,今墅安

第1章 第 1 章

一宿噩梦,一场大火,烧得韩骤身体滚烫,头疼欲裂,直到清水绵绵的说话声从远处飘来,他才算是渐渐平息了心头的恐惧与愤怒。。

神志渐渐清明,晨光与窗外的嘈杂统统灌进来,韩骤趴在床上,艰难的撩起一只眼皮儿,看到了那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那人端着个托盘走进屋来,把一杯温水、一碗噶瘩汤和一小碟炝拌土豆丝放在他床头的小桌上。

韩骤重新把脑袋埋进枕头里,胸腔里呼呼喘了两口气,他昨天给学生改了一天画,晚上又在酒桌上喝多了,疲劳加上宿醉,导致梦里什么妖魔鬼怪都找上门了,不然以他万事大吉的良好心态,还真挺不容易做噩梦,倒是眼前这人三天两头鬼压床。

“天天熬夜喝酒连轴转,我看你身体迟早得废。”韩冬看他装死,指节在桌面扣出短促的闷响:“起来吃。”

韩骤抬起脑袋,顶着一头j-i窝乱发迷糊说:“身体废了不要紧,我现在就怕老熬夜谢顶,诶咱家没有脱发的遗传史吧?哈——”他张大嘴打了个哈欠,把身子撑到汤碗上头嗅了两口,咂咂嘴,“哥,你忘拿筷子了。”

“二十八、九的大小伙子里,我就没见过比你懒的,你就这么过吧,别找对象,省得离。”明明是双胞胎,怎么x_ing情半点都不一样?韩冬叹了口气,转身出去拿筷子了。

“咒我,你绝逼不是亲哥!”韩骤爬坐起来,伸手解昨晚没来得及脱的衬衫的扣子,“再说我也不是天天这么喝,这不马上省联考了么,事儿多。”

兄弟俩都是画画的,韩骤上学时候念的本省美院,大二那年在校外一家艺考班里兼职老师。那些年艺考行情跟现在不一样,只要画得差不多,什么人都能开班。韩骤这人画技足够教学,又很入世,干久了摸出些门道,就出来跟同学合伙开画室了。

后来大学毕业,同学被父母揪回老家了,画室就成了真正的个体户。从二十一岁到现在二十九岁,八年时间,小画室已经从胡同里的小单间,发展成有上下两个大通层的中等画室,韩骤也从带着四五个学生玩票,变成了每届要负责两百个学生的专业艺考顾问。

美术专业的省联考一般在十二月末,所以每年到这个时候韩骤都忙,忙着给学生指导,也忙着参加各种相关饭局。

撂了筷,韩骤看看表,正好八点半。当老板虽然烦恼不少,但好处也是真多,比方说就没人盯着他按时上班打卡,这一点很对他这种贪玩又懒散的x_ing子。酒足饭饱,他长吁口气,悠达进浴室冲澡了。

“韩骤你吃完饭不能把碗捡了么?”他前脚关门,韩冬后脚就来敲玻璃门,“外头人知道的我是你哥,不知道还以为我是你家保姆。”

“你韩冬大画家都活在传说里了,还在乎外人看法?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得在家窝三百五十天。”热水顺着韩骤的头顶一路往下淌,他哥慢条斯理的声音被隔在外头,听着稀稀拉拉的不真切。

“管好你自己事儿吧。”韩冬大概有点无语,靠在门框旁叹了口气,说:“你电话响了,用我接吗?”

“谁?”韩骤把花洒关小,听见外头叮叮当当响着水果手机的自带彩铃。

过了一会儿,韩冬说:“你导师。”

韩骤关了水流,扯了条浴巾就出来了,打电话的是他导师,说晚上要给一个从米国回来的建筑师洗尘。

放平常,这种活动韩骤是很乐意捧场的,毕竟能让导师结j_iao重视的人,肯定也不会太平庸,俗话说在外靠朋友,多j_iao朋友实在没坏处,但今天他真不太想去。

“要不老师,我就不去了吧。”韩骤按着太yá-ngx_u_e,连吐三天,现在听着“酒”字他脑仁儿疼。

“咋呢——昨晚喝了?韩校。”孙导师听到他不想去有点意外,在电话里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看透他似的笑了笑,说:“今天主要还有几个领导,马上联考了,我惦记让你多了解点情况。”

“哎嘛老师您可别这么叫我。”韩骤跟着笑,脖子上还挂了几许昨天酒后残留下的微红。其实现在很多中大型画室的老板都自称校长,但韩骤不是,他虽然皮,却不自大,“校长”这种称呼,学生朋友间偶尔打趣叫几下也就算了,在他老师和各种领导面前,自认当不起。

既然导师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再不去就是不给脸了,罢了他说:“晚上在哪,几点?”

老师把具体时间地点用微信发给他,定在晚上七点。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